幽燕国旗与国徽设计方案


幽燕西亚国旗现行版本及旗帜分类↑

幽燕西亚国旗:

鲜明的代表性旗帜是政治运动中必不可少的元素,一个好的设计可以强烈的激发起人民的爱国热情。虽然我们的国家尚未建立,但在复国的宣传中也需要一面自己的旗帜,作为我们民族的象征。本人虽是美术专业出身,但偏重于绘画方面,设计能力并不高,这里只是简单设计了代表我们国家的三个不同版本旗帜,幽燕爱国者们可从中选择最优版本,或提供进一步改良的建议。目前正式使用的为第二版07类型。

第一版01:
设计时间:徽章为2017年4月7日,旗帜为4月14日。
说明:因幽燕国土位于诸夏北方,故模仿北欧十字旗,尤其代表幽燕是信奉基督的国家,可称为“幽燕十字旗”;以黄金分割比例做十字架宽高(后来的改动中为5/8);黑色背景象征幽燕人民,因幽燕之“幽”与“燕”原本就有黑色的含义,其中“幽”就是表示幽暗的意思,也有“玄冥幽冷”之意,表示了燕地即幽州的自然特征。而“燕”源自燕图腾,燕子背部的羽毛也是黑色的,腹部为白色,因此在上古时代被称为“玄鸟”,幽燕民族的祖先玄鸟氏部落就因此得名,将其作为部族图腾,在民族起源神话里便是“简狄吞燕卵而生始祖子契”。故而黑色是幽燕民族的代表色;白框代表圣教会的支撑,及幽燕民族纯洁而坚定的信仰;拉丁十字的红色象征幽燕民族殉道者与战士们为复国运动而牺牲的鲜血,该色类型最初仅使用的调色板常用红色,也可以换成绯红色;在国旗中放置国徽是天主教国家国旗布局的传统,左上角放置的便是拟定的国徽,复国初期则可作为幽燕武装力量东闾母皇骑士团的组织徽章。其以幽燕民族信仰核心的象征,我们民族的守护圣徒东闾圣母为主体,徽章中的圣殿骑士小十字代表骑士团,红色表示基督为救赎而牺牲的宝血和幽燕军民的武德,“SANCTA DEI GENETRIX, REGINA TUNGLU, ORA PRO NOBIS!” 为一句传统的幽燕民族拉丁语祷文,意即:“天主圣母,东闾之后,为我等祈!”其始于1908年,是幽燕民族成功抵御外敌之后,为感谢圣母的助佑,而特别念诵的祷文。此处最初直接使用的原版圣母像黑白照,但制作不便,后来换做其简版形式,效果更好。

第一版02:
设计时间:2017年8月30日。
说明:第二个十字旗类型其他部分未变,仅更换了左上角的国徽,主要是因初版的国徽比较复杂,而且中间的圣母像是原版的黑白照片,整个旗帜印刷制作起来也比较麻烦,不利于推广,实际效果可能也比较差,所以向更为简洁的形式改动了。新的徽章是由教会传统符号“Ave Maria(万福玛利亚)”之缩写“A.M. ”的花押字图案(Monogram)改变而来。下边的A.M.图案代表幽燕民族的主保圣徒东闾圣母,对应祈祷文中的“天主圣母(Sancta Dei Genetrix)”,同时变形的“M”中也包含“Yuyencia”的首字母“Y”,其形状也与“燕”字很像。上面的王冠表示幽燕的国家权力是来自于天主,并对应于祈祷文中的“东闾之后(Regina Tunglu)”。在王冠下添加的一枚十四角星,即幽燕之星,原是表示耶稣圣诞地的伯利恒之星,这里也象征幽燕的14个州/市,“14”也对应于天主教传统中的“苦路十四处”,表示幽燕民族艰难而光荣的复国运动,此处对应祈祷文最后一句“为我等祈(Ora Pro Nobis)”。整个图案的寓意就是圣母守护幽燕,并且幽燕是在东闾母皇的统治之下。

第一版03:十字旗第三种类型削弱了宗教色彩,更为简明,直接用十四角星的方案,但需注意的是,未来幽燕国家行政上不一定会是14个州构成,如果扩展辽西等几州后就是22个,所以到底是几角星届时才能确定。

第一版04:因前面的徽章因十四角星问题未定,12月4号又设计了十字旗第四种类型,为最简版本,把红与白置换了,这样就不再显得较为新教化,黑白红各色寓意不变,宽高比例改为第二版的5/8,十字架竖杠位置在右起与高度等同处,十字架厚度为高度的四分之一,红框为十字架厚度的五分之一,左上角移除了国徽,单独的国徽则由第一版的东闾圣母像改制为正式的盾徽样式。

第一版05:黑底白框红十字旗,是第一版04置换红与白之前的样式。

第二版01:
设计时间:2017年9月24日。
说明:这一版本可改称为“幽燕血旗”。这次设计的版本主要是为了便于竖挂或作燕尾式时的效果,因红色十字在天主教传统中也并不常见,北欧各国如今也不是天主教国家,故而在这一版本中取消了北欧十字形式,将徽章置于中间,使得旗帜左右对称,即使从背面看也一样。长宽比例改为国际上较常用的5:8。黑白红三色背景与添置徽章的形式基本不变,各色寓意也不变,其中红色类别选用与波兰一致的绯红色,以代表幽燕将效仿波兰民族,以虔诚的天主教信仰光复祖国。红色空间占整个旗帜面积的一半,与波兰国旗及西班牙王国的国旗形式保持一致,白色宽度则为黑色的五分之一。

第二版02:置换了红色与白色位置的样式,因红底与朝鲜国旗有些相似,故白底形式可加以区别,同时也强调了民族信仰的重要性。

第二版03:11月7日曾尝试着将白框替换为幽燕传统民居里面燕人十分喜爱的一种纹饰,但效果感觉并不是很好。

第二版04:
设计时间:2017年12月04日。
说明:这一版本主要是将第一版最初使用的东闾圣母徽章设计为完整的国徽,并将国徽置于第二版02类型的旗面中间,取代第二版的“A.M.”徽章。国徽采用古典欧洲传统的盾徽样式,以黑色为基色,代表“幽燕”之“幽”,盾中心是幽燕守护者东闾圣母,其背景换为金色,为传统宗教画里面圣人背后的光环,圣母与耶稣可使用彩色,也可只用白色,以表示圣洁;盾角及圣母像下面的三个小十字取自幽燕先祖最古老的宗教符号,为赤峰翁牛特旗曾经出土的殷商时代文物上一个代表庙堂神社的符号,是“天帝”的象征,这里也象征天主圣三;背景是军旗,也就是去掉国徽的国旗,添加军旗是拉美天主教国家国徽的传统,彰显威严;顶部是王冠,象征君权神授,国家权力的来源,而且未来更有可能施行君主制,这个王冠图案暂时直接照搬的波多黎各国徽,待以后正式使用时可自己再重新设计;两侧护盾者是持箭双飞燕,是幽燕民族的典型象征物,箭代表本民族的尚武精神;绶带由箭端挑起,与国旗保持一致采用黑白红三色,上面拉丁语铭文“ Habemus Ad Dominum”作为国家格言,意为“我们全心归向上主”,取自弥撒圣祭里的颂谢词。由于国徽的完整版比较繁琐,故而去掉军旗的版本更为清晰醒目,而像波兰等许多国家一样,也可直接使用盾的图案。此版国旗在竖挂时与此前保持一致即可,即把国徽左转90度。

第二版05:
设计时间:2017年12月15日。
说明:恢复二版第三种的颜色布局,国徽采用简版盾徽,像波兰国旗一样,并且盾徽边框改为了白色,以突出三色基础,盾徽中线位置是先在右起与高度相等处画条分割线,再以此分割线往左四分之一处,竖版则是以盾徽顶部作为原中线位置。

第二版06:
设计时间:2018年1月24日。
该版最为简约化,重新启用了十字旗形式,但不再采用北欧十字,而是重新设计了一个幽燕十字架徽标。这个十字架源于幽燕文明诞生地-赤峰的殷商庙堂族徽图案,该图案如今在小幽燕保北一带的传统民居中仍可见到,四个小十字就代表燕地四境,黑白红三底色不变。由于我们考虑的优先同盟是东欧天主教国家,以波兰为首,所以这里设计时就采用的是波兰红(绯红-Crimson),和波兰国旗一样也是高宽五比八,红色区域占一半,代表与波兰的传统友谊,以及象征鲜血的勇武精神,白色代表民族信仰,黑色是民族代表色也就是幽燕的“幽”。这一版旗帜里面的十字徽,就相较于过去几个版本的已经简化许多,简单的绘制方式就是先画一个安德鲁大十字(X)然后再在四角画四个小十字。这个徽标象征燕地四境的团结统一,五个十字架互相穿插,密不可分。四个黑色小幽燕十字分别代表燕地境内东西南北四大地理区,也就是南部平原低地(京廊保石衡沧),东部滨海地带(津唐秦),北部高山河谷(承赤朝葫锦阜),西部山间盆地(张),也象征着燕族人四千年的文明史(以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天命玄鸟”进入夏家店下层文化后,对燕,即玄鸟的认同开始作为民族的起源)。而白色安德鲁大十字则象征天主教信仰,安德鲁十字源于殉道的宗徒圣安德肋(St Andrew),代表幽燕教会的殉道诸圣,整个图案就象征燕地四境人民因为共同的天主教信仰而组成了统一的幽燕民族。

第二版07:
设计时间:2018年7月15日。
基于第二版06方案的对称版,只是调整了颜色分布,中间的幽燕十字徽改为黑色背景下的红底白十字设计,使得幽燕十字与卡洛斯主义(Carlism)传统的勃艮第十字(白底交叉红十字)相近,卡洛斯主义就是燕独运的准则之一。勃艮第十字的原型为圣安德鲁十字,带刺的边缘则象征基督受难时所戴的荆棘冠。四个小十字代表燕地四大地理分区和四千年文明史,调整四边突出后的八角象征组成幽燕民族的八大族系:1.燕亳兰人(保定-廊坊一带);2.幽州人(北京话方言区);3.天津人(天津话方言区);4.孤竹兰人(蓟县-唐山-秦皇岛一带);5.热河人(承德-辽西-赤峰一带);6.察哈尔人(张家口一带);7.中山兰人(石家庄-邢台-衡水一带);8.河间兰人(沧州一带)。这个十字徽图案的一部分设计灵感是来自天津紫竹林圣路易天主堂内的彩绘与地砖。紫竹林教堂在原法租界内,圣路易就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法王路易九世,天主教社会的模范君主,圣路易曾大力支持对蒙古帝国的传教,在他去世后不久,汗八里城内就建立了燕地第一座天主教堂,是现代燕人形成的开端。

2018年8月17日设计了除了正式国旗以外的其他类型国旗,全部采用由黑白红三色构成的形式。
正式国旗也作为民用旗;政府旗则采用了以前设计的北欧十字旗,左上角附上了幽燕十字徽,十字徽就是政府的象征,与正式的国徽不同;陆军旗为战争时期的战场上使用,采用正方形设计,将十字徽变形,小十字换为黑色,中间穿插勃艮第十字,吸收了十字军各大骑士团的元素;政府与民用船旗采用燕尾旗设计,黑白红三色等分,中间放置十字徽;海军旗就是将十字徽移除后的政府与民用船旗,以在海上更为醒目。

第三版:
设计时间:2017年11月27日。
说明:这一版本称为太阳玄鸟旗。玄鸟就是燕子,是祖先的图腾标志,象征幽燕人民,燕子嘴里所衔的十字架代表国教罗马天主教,白色太阳象征天主,带来正义、希望与和平,底色为金色阳光,象征幽燕民族古老悠久的文明,金白二色也对应于梵蒂冈的旗帜颜色,代表着幽燕民族高贵而纯洁的信仰。旗面比例是5:8,太阳玄鸟图案在旗面左边约3/8处(最准确的位置应为黄金分割线,代表天主的完美)。

幽燕西亚国徽:

设计时间:2017年12月04日。
说明:国徽采用古典欧洲传统的盾徽样式,以黑色为基色,代表“幽燕”之“幽”,盾中心是幽燕守护者东闾圣母的十字章,以幽燕民族信仰核心的象征及守护圣徒—东闾圣母为主体。其背景为金色,为传统宗教画里面圣人背后的光环,圣母与耶稣可使用彩色,也可只用白色,以表示圣洁。十字章的小十字代表骑士团,红色表示基督的宝血和战士的勇敢。“SANCTA DEI GENETRIX, REGINA TUNGLU, ORA PRO NOBIS!” 为拉丁文祷词,意即:天主圣母,东闾之后,为我等祈!其始于1908年,是幽燕民族成功抵御外敌之后,为感谢圣母的助佑,而特别念诵的祷文。十字章也可作为复国之前幽燕武装力量东闾母皇骑士团的徽章;上方盾角及十字章下缘的三个小十字取自幽燕先祖最古老的宗教符号,为赤峰翁牛特旗曾经出土的殷商时代文物上一个代表庙堂神社的符号,是“天帝”的象征,这里也象征天主圣三;背景是黑白红三色军旗,添加军旗是拉美天主教国家国徽的传统,彰显威严;顶部是王冠,象征君权神授,国家权力的来源,也表示国家独立以后要施行君主制;两侧护盾者是持箭双飞燕,燕是幽燕民族的典型象征物,箭代表本民族的尚武精神;绶带由箭端挑起,与国旗保持一致采用黑白红三色,上面拉丁语铭文“ Habemus Ad Dominum”作为国家格言,意为“我们全心归向上主”,取自弥撒圣祭里的颂谢词(Praefatio)。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