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四合院的建筑形式探析儒家的美学思想

下载全文阅读:从北京四合院的建筑形式探析儒家的美学思想

摘要: 北京四合院作为中国民居典型,不仅是物化了的北京人的传统居住生活方式,而且也是一部中国人居住生活的历史.本文主要是通过对北京四合院的建筑形式的考察和研究,采探析儒家的美学思想.通过四合院整体布局“以礼为法”的秩序美;群体组合“礼乐之和”的围和、共生美;以及空间序列等含蓄内敛的中庸平和之美,揭示了儒家以?仁”为核心,以“礼”为外在表现,以“和”为根本目标的伦理美学思想。
关键词:北京四合院;儒家伦理美学思想;礼;建筑形式

北京四合院有着典型的建筑形式。北京四合院主要由大门、倒座、影壁、垂花门、正房、耳房、厢房、抄手游廊、后罩房等组成,组合形式可以分为单进院、二进院、三进院和多进院,它们构成一路纵列,大宅可以带跨院或是形成二路、三路、四路并列的大宅院。“四合院”中“四”字表示东南西北,“合”字是围在一起的意思,也就是说这种民居有正房(北)、倒座(南)、东西厢房在四面围合,形成一个口字形,里面有一个中心庭园,所以称为四合院。

一、北京四合院的建筑规格、秩序井然的布局方式,体现儒家以仁为美的伦理美学思想

封建社会营建四合院住宅建筑的规格形制是有着严格的等级规定的,据《明史·舆服志》记载:藩于称府,官员称宅,庶人称家,住宅建造大小亦受限制。王侯、官员按等级造房, “庶民庐舍不过三间五架,不许用斗拱、不饰彩画”。根据不同的等级,无论是在建筑规模的要求,还是在大门、色彩等的设计方面,统治者都有着严格的要求。

秩序井然的布局方式体现着儒家伦理性的审美观。对于一家而言四合院正中主要地位是坐北朝南的正房,体量是整个中最大的,这里住的是长辈或宅主,两侧还带有耳房和小跨院。正房之后有一个小院,这是第三进,有一排房子坐北朝南,叫“后罩房”,一般是女佣的住房、库房、杂物房等。这里所有的房屋都是青瓦硬山顶。正房前两侧是厢房,开间小,进深浅,相对比较低矮,是晚辈住的地方,它的前檐不能超过正房的山墙。通常东厢住男性后辈,西厢住女性后辈。倒座房,即朝北的一排房,它位于宅院的前部、大门以西。后檐墙临街,一般不开窗或开小高窗,且有露檐、封护檐之分。靠近大门的一间多用于门房或男仆居室,面对垂花门的三间供来客居住,倒座的两部常用墙和屏门分出一个小小的跨院,内设厕所,大门以东的小院为塾。倒座房对面有一扇装饰华丽的大门叫做垂花门,也叫中门,是院落中间的一个门,即民间所说的“一宅分两院”。这里的门有两层,外面一层是垂花门的双扇门,里面一层是屏门,由六扇或八扇组成,两层门之间是一较火的左右两侧开敞的空间,通往游廊,屏门平日是不开的,这样,垂花门打开后,在前院的人看不到内院的情况,不仅保持内院的安静,同时也规范人去遵守男女有别、内外有别宗法礼制要求。

四合院的这种秩序井然的布局方式使房屋和庭院形成明确的主仆、正偏、内外的关系,同时,以空间的等级区分了人群的等级,以建筑的秩序来展示了伦理的秩序。整个四合院格局形成了尊卑有序、贵贱有分、男女有别、长幼有序的礼的物化形式。使建筑的伦理教化功能与当时的安居适用功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体现了儒家以“仁”为核心的美学思想体系。儒家最为关注的是社会道德。“仁”是孔子关于人生和社会的最高理想,也是他的审美理想和美学体系的实质和核心,其目的是达到政通人和,这是带有很强社会功利性的审美观。孔子认为,实施“仁”的手段和途径是礼、乐,所以从孔子开始,历代儒家的美学理论总是和礼义、伦理纲常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论语·学而篇》中说“礼之用,和为贵。先千之道,斯为美”,人的情感需求与社会伦理道德的统一,始终是儒家美学的根本。对于真正意义上的美,孔子也有过论述,即是《论语·八佾》记载的一段话:“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他认为尧舜时的乐曲《韶》很美,又很有教育作用。因为尧舜实行禅让,很受孔子推崇;周武王时的乐曲《武》很美,但教育作用要差一些,因为武王伐纷,虽是铲除暴政,但有篡逆之嫌。可见,在孔子看来,美是客观存在的,但美应从属于“仁”、“善”的要求。对于“仁”的解释,孔子又说:“克己复礼是为仁”。只有遵从礼制才是仁的表现。“礼”是“仁”的外在形式和表现。在《论语·季氏》中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不学礼,无以言。”也是强调了“礼”是人的立身之本,发言之据。孔子所倡导的“礼”实际上是封建等级意识的反映, 礼”在本质上是强调上下尊卑的等级伦理秩序,其主要目的是统治阶级通过等级的分配对人群“分而治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儒家认为君臣父子,各司其职,各安其位。只有遵守了相应的行为准则,符合礼仪规范,才能达到天下太平,才能达到“仁”的道德水准,也才能谈到美。北京四合院正是这种审美理想在建筑艺术方面的产物。

二、庭院作为建筑群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传达出儒家的“礼乐之和”的美学思想

如果说传统民居建筑的群体组合形制格局, 间接反映着儒家“礼”所要求的尊卑等级秩序,那么作为单体与群体纽带的庭院空间序列,则履行着“乐”的功能,体现儒家“和”的审美理想。

院落是四合院民居的精髓。四合院的庭院方阔,尺度合宜,院中还常种海棠树等,取自《诗经》中“棠棣之华”的寓意。以此来比喻兄弟和睦,寄予一种家庭和谐的愿望。面向庭院的建筑均用超尺度的门窗代替了实墙面,除了采光的需要,还在追求一种通透性。以庭院为活动中心,房间之间这种通透性的追求与其说是强调房间之间的亲和性,不如说是追求住在屋里的家人之间那种亲密无间和谐的感觉。即通过人与人的共处,达到交流的目的,减轻人与人的隔阂,实现上下同“和”。庭院的功能充分体现了儒家“礼乐之和”的审美追求。美学家李泽厚也曾经说过“作为美和艺术一部分的建筑艺术,同样以实现“礼乐之和”为自己的审美理想。”①

“如何求得人与自然的统一,个体与社会的和谐发展,”是中国哲学最为重视的问题,也是儒家美学最为重视的问题。儒家认识的很清楚。礼”体现的主要是强权意志。如果外在的意志过于强烈,完全忽视人们内心的情感需求,那样就会导致天下大乱。对于这一点,儒家提出了以“乐”作为调和剂。“乐”的精神实质是以关怀人的内在情感来调和各种等级之间的关系,以求个体与社会的和谐发展,《礼记·乐记》中记载“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者相亲,异者相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合情饰貌者,札乐之事也,礼仪立则贵贱等矣,乐文同则上下和矣。”“乐合同,礼辨异,礼乐之说,管乎人情矣!⋯⋯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有别。”在《乐记》里清楚的阐述出了“礼”和“乐”之关系,他实际上是在强调规范礼制,但不能完全忽视人的情感需求。“礼”是通过外在的强制性规范来约束人们的行为来维护社会的秩序,“乐”则通过群体情感的交流来促进社会的和谐。礼乐相结合,使人不仅因为外在规范的约束而不争,更因内在情感的中和而无怨。才能真正达到“和谐”、“和睦”的状态。对于“和”的论述,先秦典籍《国语·郑语》中有记述:“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在这里,“和”即不同或者对立物之间的谐调统一,它体现在生产、生活、审美等各个领域,涉及物的构成与政治社会多个方面。大至宇宙、人生,小至上下、尊卑,乃至个人之内外、声色,都存在着一个和的问题。“和”要求一切物质、一切环节、一切关系都谐和地交织在一起,只有“和”才能保证社会的长治久安,才能达到统一和谐的美感。可见,‘和’既是社会政治的理想,也是美与艺术的理想。反之。审美和艺术的根本功能,在儒家美学看来,只是实现“和”所必不可少的东西。作为中国建筑艺术代表的北京四合院,体现了儒家的这一美学理想。在建造形态上不仅严格遵守“礼”制规范,而且也用建筑的语言凝造“和”的氛围,达到“乐”的目的。这生要表现在四合院建筑的空问营造上,其中建筑实体的构建及排列使用,可以说是“天地之序”的“礼”的体现,塑造了四合院建筑的理性品格,而居中座落的“院子”则提供了“天地之和”的“乐”的平台,是一个感性情感交流汇合的场所,是“实现‘和’所必不可少的东两”,在很大程度上赋予了四合院建筑的独特文化基调与审美精神。美学家王振复也说过“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建筑的文化性格,是礼和乐的统一,是内在的令人意志整肃、发人深思的自然哲学与外在的令人愉悦的情感形式的和谐,是天理与人欲的同时满足。”②

三、北京四合院建筑以其含蓄内敛、温柔敦厚的审美风格体现了儒家崇尚中庸和谐的美学特征

l、北京四合院是一种对外封闭、对内以中轴线为对称中心且层层递进式的空间结构。是儒家“乐而不淫,衷而不伤”中庸平和之美的美学思想在建筑艺术方面的一种体现。

如果说哥特式建筑用极度张扬外露的建筑形式,表达一种对上帝和天国强烈向往的情感。与哥特式建筑相比,四合院建筑则以这种严格合乎礼制规范、方正严整端庄的建筑组合秩序形式,以外墙围和并对外封闭的空间,以南北中轴线为对称中心的中规中矩的对称图形,采用层层递进式的庭院空间组合形式,这种形式结构的处理,除了因为地处北方要求实现保温性的实用功能之外,更重要的是非常契合中国人传统的内向庄重性格与追求含蓄的心理气质,建筑所表达出一种含蓄内敛、温柔敦厚的审美风格,这实际上也是儒家君子形象的物化,是中庸、中和之美在建筑艺术形式方面的外化。《论语·八佾篇》中孔子称赞《关雎》说“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这是针对艺术作品中的情感表现提出的美的标准。在儒家思想中艺术作品中情感表现应当有所释放,也有所节制。欢愉时不放纵,哀愁时不悲恸到陷入到不欲生的绝境,到达一种情绪的平和之美。从北京四合院的建筑艺术上即体会出了这种既不失庄严肃穆,也不失亲切生动的审美情感。体现出儒学崇尚一种和谐、含蓄、宁静和内向之美感,

2、北京四合院无论是从建筑整体布局方式上,还是从建筑装饰艺术上都包含了形式和内容两方面的东西,并使两者达到以美的方式实现共存。是儒家“文质彬彬”中和之美的美学思想在建筑艺术方面的另一体现。

从建筑布局上说,体现了满足居住要求这一形式和礼制教化这一内容的统一,体现了儒家对中和之美的提倡。王国维认为,传统建筑群体组合的文化成因,不过是“血亲家族伦理”和礼制要求的文化象征。他在《观堂集林·明堂庙寝通考》中说:“我国家族之制古矣, 一家之中,有父子,有兄弟,而父子兄弟又各有匹偶焉。即就一男子而言,而其贵者有一妻焉,有若干妾焉。一家之人,断非一室所能容, 而堂与房又非可居之地也。⋯⋯其既为宫室也,必使一家之人,所居之室相距至近,而后情足以相亲焉,功足以相助焉。然欲诸室相接,二非四阿之屋不可。四阿者,四栋也。为四栋之屋,使其堂各各向东两南北,于外则四堂,后之四室,亦自向东两南北而凑于中庭矣。此置室最近之法,最利于用,亦足以为美观。明堂、辟雍、宗庙、大小寝之制,皆不外由此而扩大之、缘饰之者也。”中国古代是以农耕为主的农业大国。基于血缘关系而形成了以家族为单位的居住体制。四合院的建造不仅满足了家族成员居住以及交流的需要,而且在形式上融合入了房屋的“礼”的教化功能,并使两者达到了一种高度的美的统一。

作为北京四合院的另一特色是四合院的建筑装饰艺术,包括了梁枋、斗拱、柱础、墙檐、屋脊、砖雕、彩绘、门墩等等③。这些文化)亡素经过能iL巧匠的创意,与具象的建筑也能完全融为一体。成为既是建筑构件, 也起美观作用, 同时还是言情表意的物态载体。达到这种形式和内容的统一,主要是赋予结构以装饰形式,赋予装饰形式以礼教思想内容。如四合院在门窗雕刻中祈福的内容占很大的比例,并且体现了中国文化含蓄委婉的特点,常常采取象征和谐音等手法来传情达意。如书房的窗户选用冰梅图案,意指提醒人“梅花香自苦寒来”,以勉励人刻苦读书;又如一些雕刻通过“桃同三结义”、“二十四孝图”等故事来宣扬孝悌和r义思想;还有四合院柱础、屋脊等的设计,都有很多的讲究,在美的形式下体现着深层的思想内涵,传达出儒家“文质彬彬”的美学思想。《论语·雍也篇》中孔子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质彬彬”本来是用于衡量和判断人的标准,-而后又被推演开来用作对艺术作品。“文质彬彬”所体现的中和之美的深层次含义还在于,它不仅明确指出了“文”与“质”,更强调了对立面之间的渗透和协调,兼容两端以取其中,以美的方式实现共存,而不是对立的排斥与冲突。这种美学思想同时也为艺术规定了界限,即同时包含形式与内容两方面东西。从某种程度上说,四合院的建筑艺术就是形式和内容的完美结合,是中和之美的充分体现。

总之,四合院整体布局体现了“以礼为法”的秩序美;群体组合产生了“礼乐之和”的围和、共生美;层层递进的空间序列表达出了含蓄内敛的中庸平和之美,四合院以其富有理性精神的建筑形式,揭示了儒家以“仁”为核心,以“礼”为外在表现,以“和”为根本目标的伦理美学思想。

参考文献:
【1】李泽厚、刘纲纪:《中国美学史》(先秦两汉编),【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第31页
【2】王振复:《中国建筑的文化历程》,【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第9页.
【3】李育泽:《北京四合院的装饰艺术》,《高等建筑教育》2006年6月第15卷第2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