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种人离古代中国到底有多近?

白种人离古代中国到底有多近?
http://m.kdnet.net/share-7531283.html

十九世纪,英国人凭借几艘军舰就打败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当时的欧洲白种人在很多中国人眼里就像外星人一样陌生。但实际上,白种人在中国的历史进程中扮演过很多极为重要的角色 —— 白种人早在公元前七百多年就攻破了中国的首都镐京,之后的石勒、安禄山、李存勖、石敬瑭、刘知远等白人,先后五次建立政权统治中原。只不过这些段落在历史的长河中东流而去,转眼即逝。

《史记·匈奴列传》中记载:“单于有太子名冒顿。後有所爱阏氏,生少子,而单于欲废冒顿而立少子,乃使冒顿质於月氏。冒顿既质於月氏,而头曼急击月氏。月氏欲杀冒顿,冒顿盗其善马,骑之亡归”。

文中所说的冒顿,后来成为匈奴的一代雄主,曾困高祖于白登山,刘邦通过给阏氏行贿才得以逃脱。此后汉朝不敢与匈奴直接对抗,转而采用和亲政策,忍气吞声,养精蓄锐。到武帝时,反戈一击,激战数十年,虽大破匈奴,但也消耗巨大,西汉从此由盛而衰。冒顿曾作为人质前往月氏,是因为匈奴当年臣服于月氏,可见汉代以前,月氏国力之强盛。

月氏国在地图的哪一个角落?月氏人又是怎样的一个民族?

我再次翻开了《史记》,其《大宛列传》:“大月氏在大宛西可二三千里,居妫水北。其南则大夏,西则安息,北则康居。行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者可一二十万。故时彊,轻匈奴,及冒顿立,攻破月氏,至匈奴老上单于,杀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始月氏居敦煌、祁连间,及为匈奴所败,乃远去,过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遂都妫水北,为王庭。其馀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

月氏国称霸时“控弦者可一二十万”,其国土就在今甘肃的河西走廊。汉初被崛起的匈奴攻灭,其部众远徙中亚,建立了大月氏国,留在甘肃的,号小月氏。武帝坐享“文景之治“的积累,仍不敢轻易对匈奴宣战。除国内积极备战外,还派出张骞西行联络大月氏,以东西夹击。不过月氏人此时已乐不思蜀,他们拒绝重返河西。

月氏西迁后,并非默默无闻。他们东征西讨,于东汉初年建立了著名的贵霜帝国!鼎盛时期,其疆域西起咸海,东至葱岭,南包括印度河和恒河流域,形成连绵中亚和北印度的庞大帝国。国都在今巴基斯坦名城白沙瓦。贵霜帝国与当时的汉、安息、罗马并称为世界四大帝国,直到公元5世纪才灭亡。

在中亚和印度历史上极为重要的月氏人,直到汉朝初年还居住在今甘肃的河西走廊,这一史实在很多年前就引起我的注意。我很快得知,河西的月氏人;天山以南的龟兹人、焉耆人;吐鲁番的车师人;塔里木盆地东部的楼兰人,由于人种、语言、风俗相近,被历史学家统称为吐火罗人,他们还被证实为是白色人种。

现在的人们对于在甘肃河西生活了近1000年,直到汉初才离开的月氏人非常陌生。但在中国浩如烟海的古籍中,还是有很多关于月氏的记载。除《史记》外,先秦的的一些文献也有涉及:《逸周书·王会解》中提到过“禺支”,《穆天子传》卷中提到过“禺知”。《管子·国蓄篇》称“玉起于禺氏”;《管子·轻重甲篇》则有“禺氏不朝,请以白璧为币乎。……然后八千里之禺氏可得而朝也;……然后八千里之昆仑之虚可得而朝也”。学者们认为,这些名称都是后来大月氏的不同译名。

现在甘肃的很多地名都与月氏人所用吐火罗语有关,如武威,张掖,敦煌等。“张掖”为“昭武”的同名异译,昭武城曾是月氏人的活动中心,后西迁至中亚直到唐代仍以“昭武”为姓。月氏故地“敦煌”、“祁连”均非汉语。敦煌与《山海经》中的“敦薨”为同名异译,可能是“吐火罗”(Tokhar)的音译,指今祁连山一带。“武威”和“姑臧”也出自吐火罗语;“姑臧”与“高昌”同源。
由于吐火罗人和雅利安人一样有火葬的习俗,所以像“楼兰美女”那样干尸是非常罕见的,考古学者在很少发现吐火罗人的尸骨,只有一些陶制的骨灰罐。但1976年,在甘肃灵台白草坡一座年代为西周时期的墓中,发现了一尊青铜鼓上的人头像,有着明显的白种人特征;1980年,陕西扶风西周宫殿遗址出土的蚌雕人头像,雕像高鼻、狭面、深目,也具有明显的白种人特征,其中一个头顶上还刻有一个“╋”字(“巫”字),这个符号来源于公元前5500年前的西亚哈拉夫文化。殷商遗址中也出土了一些明显有高鼻深目特征的头骨,他们可能是被商朝俘获的吐火罗战俘,用来陪葬。

王欣在《吐火罗史研究》中提到:“吐火罗语文献主要发现于中国新疆库车、焉耆、吐鲁番一带,它用古印度婆罗谜字母中亚斜体书写,属原始印欧语系Centum语支的西北语组。比较语言学的研究成果已经证明,吐火罗语是迄今所知最古老的原始印欧语的一支,这暗示着操吐火罗语的古代库车 (龟兹)、焉耆、吐鲁番 (车师) 的早期居民有可能是最古老的原始印欧人。由于新疆所出佉卢文书的研究成果已经证明,古鄯善王国 (从精绝至楼兰一带) 的土著语言亦为吐火罗语,表明塔里木盆地南缘诸绿洲上的早期居民很可能也是原始印欧人”。

属于白种人的吐火罗人是新疆一带的土著民族?还是从其它地方迁徙而来呢?历史学家们认为:他们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前离开了欧洲的故乡向东发展,经过黑海和中亚大草原,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进入塔里木盆地南北部,部分扩展到河西走廊。

除了吐火罗人这一拨的白种人东迁外,相当于中国商代初期的公元前1500年左右,发生了著名的雅利安人大迁徙。此次迁徙主要分两个大方向,向南的一支进入印度河流域,征服了达罗毗图人,成为今天印度人的主体;向西南的一支进入伊朗高原,征服了亚述人和埃兰人,成为后来的波斯人。也有一部分向东迁徙,其形成的骨牌效应使得早先到达中国新疆和甘肃的吐火罗人继续向中原靠近。

国内学者林梅村等人认为,不仅是河西走廊,整个宁夏、内蒙河套以及陕西的北部在汉朝以前都是吐火罗人的活动区域。种种史料和语言学研究表明,西戎中的犬戎、义渠等都是吐火罗部落。甲骨文中的“马方”、“龙方”、“卢方”等部落名,也与吐火罗人有关。马方为义渠,龙方为焉耆的龙部落,卢方与卢水胡有关。西周时期,最强大的吐火罗部落是犬戎,也被称作昆夷、混夷、浑邪。

公元前771年,犬戎攻破镐京,杀幽王于骊山之下。周平王迁都洛邑,史称东周。匈奴崛起,征服大月氏,在河西设“浑邪王”和“休屠王”,其中浑邪(昆邪)即为月氏属下的犬戎部落。林梅村认为“义渠”是吐火罗语“马”的音译,因此义渠很可能也是吐火罗部落。义渠曾与秦国恶战,直到战国末年才灭亡。余部多向北进入匈奴,今陕西的宜川原名义川,是义渠故地之一。

实际上周朝王室和诸侯秦国、赵国,都与吐火罗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文献与考古发现,周人的祖先与西戎有着密切的联系。历史记载,周人的祖先曾长期在农业与游牧中徘徊反复。先周部落处在接近戎狄的边缘地带,迁至关中平原后,转为定居务农,周围的部落都是吐火罗人。西周时期,常与周人通婚的有辛氏属犬戎部落,属吐火罗人,因此周朝王室也有部分吐火罗人的血统。吐火罗人十分擅长牧养马匹,毗邻犬戎的秦、赵两国的先祖受到其的影响。造父为周穆王驾御马车,被封于山西的赵城,后分晋立国。非子因善牧被封于秦,平王东迁后,秦国从犬戎手中夺得关中之地,成为东周强国。羌人,普遍认为与吐火罗人也有密切的关系,羌人或许就是一个吐火罗部落,也有可能是黄、白混血,长期以牧羊为生。羌人在风俗上与雅利安人、吐火罗人相似,比如火葬。先秦时期的文献中提到,羌人是实行火葬的。

与羌人并称的氐人,汉朝末年一部南下,进入蜀南大小凉山地区,成为现在彝族的先祖。由于凉山地区山高林密,与外界交流不便,现在的彝族人仍保留了大量白种人的体质特征。十九世纪西方人来到彝族地区调查发现,彝族人体格高大、高鼻深目,认为彝族的血缘中应带有西方高加索人种的血缘特征。俄国人顾彼德在《被遗忘的王国》一书中也提到:“他们身材高大……他们肤色一点也不黑,而象黑白混血儿,呈现奶油巧克力色,他们大眼睛亮晶晶的,总是炯炯有神,他们的相貌鹰钩鼻几乎象罗马人。他们头发漆黑,稍微卷曲相当柔软”。人类学家林耀华说:“黑彝有几个特点与汉人稍异,诸如皮肤黯黑,鼻多钩形,耳叶特大之类”。我本人与一个凉山地区的彝族人是多年的同事,他并没有“高鼻深目”的特征,但那副身板在南方人当中是很少有的。川中战乱频繁,当然也有不少汉人避入蜀南的大小凉山地区。

吐火罗人也为中华文明的进步做出了贡献。由于中国进入青铜时代的时间比西亚的巴比伦文明晚了几千年,吐火罗人和雅利安人这两批东迁的白种人也将大量西亚的生产技术带到了东亚。很多历史学家怀疑,商代中国文明的大跃进,可能与吐火罗人的东迁有关。

中国的青铜文化呈现由西向东,西早东晚的时间落差,可见,青铜的冶铸技术是吐火罗人从西亚传到中国。史学界称中亚走廊在殷商时期为“青铜之路”,青铜文化的传入,使得中国告别石器时代,跃入金属时代。在生态环境没有被破坏的远古时代,中亚水草丰茂,可以说是游牧民族的天堂,今天中国新疆与阿富汗、哈萨克等国还有土地的接壤,这里并不存在人们所臆想的交通障碍。

除了青铜冶铸技术,吐火罗人还带来了游牧民族特有的马匹和车轮。水稻被证实中国是独立起源地,但小麦和大麦则是从西亚传入的,不久,它们就成为中国北方人的主食。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吐火罗人的足迹不仅在陕甘宁地区,他们很可能还到达了今河北和山东一带,我在文章标题中称其为“东亚的白人民族”,一点都不为过。很多人仍然喜欢把中国的历史从世界的版图中割裂出来分析,但如果你细心一点的话,你会发现,东西方文明之间的交流从石器时代开始到鸦片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中国并不是一个孤岛,她只是处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