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兴隆洼文化的分布范围及发展传承

下载全文:试论兴隆洼文化的分布范围及发展传承

【作者】 吕昕娱
【关键词】兴隆洼文化 分布范围 发展传承
【出版日期】2010-12-25
【摘要】本文通过对兴隆洼文化的分布范围及发展传承的初步探讨和研究,进一步探讨兴隆洼文化分布的地域及与红山诸文化发展传承关系。
【刊名】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一兴隆洼遗址位于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东直线距离约70公里,大凌河支流牤牛河上游。1983—1986、1992—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经过6次发掘,发掘总面积3.5万平方米左右。通过大规模的揭露,获得了一批丰富实物资料,其文化面貌和性质不同于以往已知的考古学文化。同时初步掌握了这类遗存的分布范围。据此,发掘者在1985年发表的第一次发掘简报中[1],明确提出了兴隆洼文化的命名。这是迄今为止,内蒙古地区乃至整个东北地区发现的一种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兴隆洼文化的分布范围主要在西辽河、大凌河流域直至燕山南麓较广的地域内,在此区域都已发现具有这一文化特征的遗物。史学家把燕山南麓新石器时代的陶器进行排列组合,明显发现,从兴隆洼文化到赵宝沟文化,再到红山文化,燕山南麓与辽西地区是一个整体,同属一个文化范畴,即北方古文化圈。这个文化圈以筒形罐为标志物,其西南边缘在兴隆洼文化时期大约在潮白河流域,以后有可能向西南推进。因此,要了解兴隆洼文化分布范围,目前除发掘品外,还可以依靠调查采集的陶片去了解其分布区域[2]。兴隆洼文化最北的一处是赤峰市西拉沐沦河以北的克什克腾旗富顺永[3],在此曾发掘出厚重的大陶罐,口下饰以凹弦纹、仿附加堆纹带和人字纹;陶片中有附加堆纹、网格纹、人字形纹和不规则圆戳点纹。此外,还有锄形石器。这是目前所知兴隆洼文化最北的一个地点。在该旗瓦盆窑村西山遗址,采到红褐陶罐,外表饰有叶脉形纹(即竖排人字形纹),在兴隆洼X号遗址出有这类纹饰的陶片,这里也有锄形器。其是否属于兴隆洼文化的遗存是值得注意的。兴隆洼文化最东的一处是教来河下游左岸,哲里木盟奈曼旗福盛泉五号地点[4]。这里发掘出夹砂红褐陶罐,厚壁敞口,外饰凹弦纹、宽附加堆纹、竖“之”字纹。兴隆洼文化最南一处是河北省北部三河县孟各庄遗址。在此遗址下层出土的由凹弦纹等组成复合纹饰的陶片[5],这是兴隆洼文化一类陶片。总之,从已有材料看,兴隆洼文化大体分布于西辽河流域的西拉沐沦河、老哈河和教来河、大凌河流域,南可到燕山南麓。此外,吉林省通榆县张俭坨子、敖宝山所见戳印坑点纹陶片[6],可以作为探索这类遗存分布范围的东北方向的线索。二兴隆洼文化的发展传承主要体现在它对本地区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富河文化、小河沿文化等红山诸文化的影响。在辽西地区,赵宝沟文化晚于兴隆洼文化,两者之间具有直接性承继发展关系。从赵宝沟文化遗址的发掘情况看[7],兴隆洼文化的聚落形态曾对赵宝沟文化产生过较深的影响,二者在房屋形制及聚落布局等方面存在较多的共性。赵宝沟文化的经济形态与兴隆洼文化相近,均以狩猎———采集经济为主导。赵宝沟遗址共分为两区,第一区为居住区,第二区为祭祀区,经考古学家研究发现,赵宝沟遗址第一区的房屋布局经过统一规划,精心设计,层次分明,形成了普通性房屋———单排里的中心性房屋———整个聚落里最大的中心性房屋三重结构,与兴隆洼一期聚落的布局十分相近。不同之处在于,兴隆洼一期聚落的中心部位并排有两座大型房屋,居住区的外侧环绕有一道近圆形的围壕。这种聚落布局充分体现出当时人组织各种活动所特需的集体协作的精神,与狩猎活动需要较多人员参加的客观情况正相吻合。赵宝沟遗址第二区的坡顶有一个面积达323.75平方米的大型祭祀平台,这是辽西地区祭祀区与居住区首次正式分开的实证。由此可见,赵宝沟聚落出现了单独的祭祀区,与居住区对应共存,较兴隆洼聚落具有明显的进步性。红山文化与赵宝沟文化也有着某种传承关系。红山文化是在直接或间接吸收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某些因素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其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也受到了来自东北平原诸多原始文化及中原仰韶文化的强烈影响。随着中原先进农耕文化的传入,农业经济取代了狩猎———采集经济成为红山文化主导性经济部门。调查结果表明,红山文化遗址的分布密度均明显大于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遗址的规模大小不一,小型遗址仅有4000—5000平方米,较大的遗址可达3—10万平方米,最大的遗址有2—3平方公里。到目前为止,红山文化居住性遗址和祭祀性遗址的发掘地点较多,尚未发现埋葬普通氏族成员的大规模的墓地,红山文化积石冢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埋葬制度,冢地多选择在山梁或土丘的顶部,有单冢、双冢与多冢之分,规模大小有别。以往的研究中,专家曾推断红山文化积石冢内埋葬的死者生前可能为不同等级的祭司,他们在当时的社会中都享有极高的尊严,因主持祭祀典礼内容和次数差异而被划分成不同等级。[8]从使用功能看,积石冢不仅是埋葬祭司的基地,同时也是生者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积石冢和祭坛并排分布便是实证。[9]在红山文化房址中,目前没有发现居室墓葬。尽管红山文化积石冢与兴隆洼文化居室墓葬在埋葬位置的选择及墓葬基本形制等方面均存在较大的差异,但两者之间也存在一定的相同之处,最主要的是埋葬对象均为少数特殊死者,埋葬的目的均出自祭祀活动的需要。在此肯定兴隆洼文化居室墓葬曾对红山文化积石冢产生过间接影响是符合客观实际的。另外,从随葬品的情况看,兴隆洼文化居室墓葬和红山文化积石冢内的石棺墓中均绝少随葬大型日用陶器和石器。兴隆洼文化玉器主要出自居室墓葬内,多系墓主人随身佩带的装饰品。在红山文化积石冢内的石棺墓中,玉器是最主要的随葬品。根据牛河梁遗址各型石棺墓内出土玉器的排比结果,专家确认红山文化晚期已经形成了较完备的玉礼制系统。应该看到,兴隆洼文化居室墓葬中的用玉制度应是红山文化玉礼制形成的先导。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之间在聚落形态方面既存在显著差异,也还有一定的联系。红山文化的房址虽为半地穴式建筑,但在建造技术及建筑材料的使用方面均较兴隆洼文化具有明显的进步。从辽西地区史前时期环壕聚落的演变过程看,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的环壕应具有一脉相承的发展关系[10]。从兴隆洼、赵宝沟、红山文化祭祀区的发展过程看,红山文化晚期祭祀中心的形成一方面是特定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同时也是受本地区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影响的结果。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等有关红山诸文化的陶器有其一定的发展和承继关系。兴隆洼文化陶器对同一地区红山诸文化陶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器型和纹饰方面。红山诸文化的陶器无论是从器型上还是从纹饰上都不同程度地承袭了兴隆洼文化陶器的某些因素,晚于它的赵宝沟文化陶器也是以筒形罐为主,大敞口,圆唇,壁微弧,底微内凹。除此以外,还有椭圆形罐、钵、碗、杯、盅等。红山文化陶器也有大口筒形罐、直口折腹罐和斜口器等,兴隆洼文化不见后两种器型。富河文化除筒型形罐以外,还有斜口器、圈足器。其陶器群的的共性是,仅见或绝大多数为夹砂陶,器类单调,形制单一,以筒形罐为主要器类,有的唇厚,尤以兴隆洼文化为最多。其次是钵、碗类,绝大多数器表饰纹,素面者极少,陶器纹饰尤其是彩陶纹饰也同样存在继承关系。陶器纹饰以横压印、竖压印“之”字纹为主,最早在兴隆洼文化的敞口直壁罐上已出现,到赵宝沟文化时则得到充分发展。到了红山文化、富河文化甚至更晚的小河沿文化时,纹饰一直以“之”字纹为主体,且出现了斜压印、复合压印的“之”字纹。而兴隆洼文化出土的陶器纹饰有附加堆纹、弦纹、折线纹、网格纹、席纹、坑点纹等。从兴隆洼文化及其以后的红山诸文化出土的陶器纹饰看,尤其是彩陶纹饰,可以发现这一地域陶器纹饰的独特性及一脉相承的关系。兴隆洼遗存出土的陶器,器表素面者极少,以压印纹和附加堆纹为主,主体纹饰最富特征的是交叉纹、网格纹、竖压横排“之”字形线纹,以及戳印坑点纹;赵宝沟一号遗址出土的陶器也是器表素面者极少,均施以压印纹饰。常见纹饰中以直线组成的几何纹为主,“之”字纹次之。内蒙古敖汉旗小山遗存陶器[11]“,之”字纹占重要地位,几何纹数量较大,图案形式多样,规律性强。赤峰红山后出土的陶器,其纹饰仍以“之”字纹为主体。同时还有弧线纹、指甲纹、附加堆纹及彩陶上连续性的平行菱形纹。到小河沿文化时期,陶器的纹饰有附加堆纹、细绳纹、三角纹、回字纹、方格纹、网纹、蓖纹、指甲纹、锥刺纹、动物图案、原始文字等十多样。彩陶花纹以不同的形式之间相结合构成各种几何花纹图案。以上可以看出,兴隆洼文化的陶器无论是从器形上,还是陶器的纹饰上,对以后的红山诸文化都存在着文化承袭或流传影响的关系。石器方面,兴隆洼文化对其以后的红山诸文化也有一定的影响。兴隆洼文化与赵宝沟文化都有打制石器,两种文化的不同是,赵宝沟文化是以磨制石器为主,而兴隆洼文化多数是打制石器;兴隆洼文化与富河文化,两种文化均有打制锄形器、压制石器,但又各具特色,富河文化大型石器绝大多数是打制的,只有少数斧、凿、锛等磨过刃部,压制石器中的石镞、长身条形石片等,均不见于兴隆洼文化,而后者有通体磨制的石斧、锛、凿。兴隆洼与红山文化,两种文化石器的差异是明显的。红山文化的代表性石器有磨制耜形器、桂叶形双孔刀,压制石器中的三角凹底石镞等。而兴隆洼文化则以打制锄形石器、大型磨刃石刀等为特征。总之,兴隆洼文化的聚落形态、陶器的陶质、器类、形制以及“之”字纹等纹饰,甚至于石器都曾对晚于它的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富河文化、小河沿文化等红山诸文化分别存在着文化发展传承关系。试论兴隆洼文化的分布范围及发展传承@吕昕娱$赤峰学院历史文化学院!内蒙古赤峰024000本文通过对兴隆洼文化的分布范围及发展传承的初步探讨和研究,进一步探讨兴隆洼文化分布的地域及与红山诸文化发展传承关系。兴隆洼文化;;分布范围;;发展传承〔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洼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85(10). 〔2〕杨虎.试论兴隆洼文化及相关问题.中国考古学研究,——夏鼐先生考古五十年纪念文集. 〔3〕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局文物工作组.内蒙古自治区发现的细石器文化遗址.考古学报,1957(1). 〔4〕朱凤瀚.吉林奈曼大沁他拉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考古,1979(3). 〔5〕河北省文物管理处等.河北三河县孟各庄遗址.考古,1997(3). 〔6〕王国范.吉林通榆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黑龙江文物丛刊,1984(4). 〔7〕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敖汉赵宝沟——新石器时代聚落.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 〔8〕刘国祥.红山文化勾云形玉器研究.考古,1998(5). 〔9〕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辽宁牛河梁红山文化“女神庙”与积石冢群发掘简报.文物,1986(8). 〔10〕刘国祥.兴隆洼文化聚落形态初探.考古与文物,2001(6). 〔1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内蒙古敖汉旗小山遗址.考古,1987(6).

参考文献

[1] 汪宇平. 内蒙古自治区发现的细石器文化遗址[J]. 考古学报,1957(01):15-26+202-203.[2] 刘国祥. 红山文化勾云形玉器研究[J]. 考古,1998(05):67-81.[3] 杨虎, 朱延平, 孔昭宸. 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洼遗址发掘简报[J]. 考古,1985(10):3-12+99-100.[4] 刘国祥. 兴隆洼文化聚落形态初探[J]. 考古与文物,2001(06):58-67.[5] 朱凤瀚. 吉林奈曼旗大沁他拉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J]. 考古,1979(03):19-32.[6] 杨虎, 朱延平. 内蒙古敖汉旗小山遗址[J]. 考古,1987(06):3-28+99-102.[7] 王国范. 吉林通榆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J]. 黑龙江文物丛刊,1984(04):52-61.
引证文献

[1] 陈明辉. 裴李岗时期的文化与社会[D].复旦大学,2013.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