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燕于飞—燕文化是如何交融相生的

 

 

周武王灭商后,政治上“封建亲戚,以藩屏周”,其中,在王国北疆设立了诸侯国燕,疆域横跨燕山南北。也正是由于此次分封,京津冀所处地区,在政治上正式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燕国文化以周文化为主体,并融合了燕地土著文化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文化,成为京津冀地区文化一脉的源头与基础。

日前,“燕燕于飞──燕国历史文化展”在天津博物馆举办。展览汇集京津冀地区7家文博单位的170余件(套)代表文物,通过封侯北疆、礼化幽燕、农工百作及融合扩张共四个部分,讲述燕国从建邦燕蓟、实力微弱,历经图强中兴、争霸七雄,直至最终荆轲刺秦失败被秦剪灭的跌宕沉浮,重现燕国800余年的历史文化及发展脉络。

“幽燕之地”的“燕”字从何而来?

古代的 “燕”是指两周时期燕国的范围,包括现在的北京、天津、河北、内蒙古南部以及东北的辽西、辽东地区。其中,北京、天津、河北的中北部为其文化中心地区。那么这个“燕”字从何而来?此次展览为我们揭晓了答案。

一进展厅,映入眼帘的是一件造型仿佛茶壶一般的青铜器──克盉(hé)。

这件西周时期的克盉,是在北京琉璃河M1193号墓出土的西周成王时期文物。西周时期盉的用途,专家们有不同的意见:有的认为是酒器,有的认为是盥洗用具,与盘配合使用。西周克盉器型为侈口方唇,直颈,管状流,兽首鋬,鼓腹分裆,柱足。盖缘和颈饰鸟纹,以雷纹为地,盖内器口内侧同铭43字,记载了周王褒扬太保召公,令其长子克为第一代燕侯的始封历史。“燕”字在周代金文中一般被写为“郾”或“匽”。

可见在燕国出现之前,已经有了燕这样一个地区名,那么“燕”又起源于何处呢?是否与我们熟知的燕山有关呢?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黄娟告诉记者,在梳理文献的时候,考古学界目前并没有发现燕地名与燕山相关的直接佐证。与此同时,从一些史料和金文材料看,“燕”地名的来源可能与以燕子为图腾的北方部族有一定联系。

《诗经·商颂·玄鸟》有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传说,帝喾的次妃简狄是有戎氏的女儿,与别人外出洗澡时看到一枚鸟蛋,简狄吞下去后,怀孕生下了契,契就是商人的始祖。

今天,比较被认可的说法,是玄鸟即为燕子。而通过一些记载和考古发现可以得知,商人应是起源于燕山以北地区。据《左传·召公九年》,周景王使詹桓伯辞于晋曰:及武王克商,肃慎、燕亳,吾北土也。在这里,肃慎、燕亳所指的是北方的部族或古国。燕地出土青铜器上有“亚 ”族徽,有学者指出“ ”字写为“ ”,为燕子的象形字。本次展览的题目“燕燕于飞”,也正是取燕子的本义。

谁是燕国的始封者?

此外,克盉铭文最重要的意义,是明确了谁是第一代燕侯的问题。

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燕召公世家》有记:“召公奭(shi)与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

因为太史公的记载缺乏其他史料的佐证,学者一般认为第一代燕侯是召公,对“燕”在何处也莫衷一是。直到1964年从北京琉璃河遗址的一座大墓出土的西周青铜器,克盉即其中一件,燕国的始封地才最终确认,“谁是第一代燕侯”也有了不同的答案。经考古印证,琉璃河遗址为西周初年燕国的第一个都城所在地,是周王朝初定天下时,分封在王国北疆唯一的姬姓诸侯国。

周王所称赞的太保和燕侯克,是什么人呢?太保是周朝的官职,也是辅弼周王的重臣。克盉铭文所讲的太保姓姬名奭,因为最初的封地在“召”,即现在的陕西岐山一带,因此又被称为召公奭。召公与太师周公共同辅佐成王,治理国家,地位非常高。

天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太保鼎,也陈列于这次“燕燕于飞──燕国历史文化展”中。太保鼎腹部内壁上清晰地铸有“大保铸”三字铭文,而这“大保”二字其实应该为“太保”,在金文中“大”和“太”字形相同,因此这件鼎被称作“太保鼎”。

那么,铭文中所册封的燕侯克,又是谁呢?从克盉的铭文可知,周王是因为召公功绩卓越想要赏赐感谢召公,于是封召公的儿子克到燕地为诸侯,而召公继续留在宗周,辅佐王室。所以,铭文中名叫“克”的人是召公的长子。周王命他成为第一代燕侯,召公的儿子“克”非常荣耀,将这件事记述在青铜器的铭文中,克盉也由此得名。也就是说,召公奭的儿子“克”,是最早建立燕国的人。

黄娟介绍,燕国建立初期,采取包容的统治政策,吸收了大量殷商文化和土著文化。琉璃河遗址的Ⅰ区墓地,从墓葬形制和出土文物来看,有着商文化的特征,与Ⅱ区燕贵族墓园的周文化风格有着明显的区别。Ⅰ区所葬者正是臣服于燕国的殷遗贵族。

边陲“弱”国如何成为战国七雄?

由于一直受到北方山戎的侵扰,燕国疲于自保,被迫几次迁都,难以着力于发展。致使春秋时期,与陆续强盛的列国相比,燕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弱势。文献有关燕国这一阶段的记载很少,且多是受到侵扰的事件。直到战国中期前后,燕昭王图强中兴,燕国才重建强势,成为战国七雄之一。

昭王登位之初,决心要令燕国强大起来,于是四处寻找治国的良才。因礼待老臣郭隗,筑宫而敬以为师,结果各国群贤聚集燕国,史载“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趋燕”。一时燕国成为“人才高地”。而此时,燕国也酝酿了又一次重大的转变──迁都。不过这一次的迁都,与这一阶段列国不断激烈的争霸战争有关。

燕下都在今天河北省易县,据《水经易水注》记载,燕下都武阳城为燕昭王所建,目的是为方士宾客提供处所。城址分为宫殿区、手工业作坊区、居住区和墓葬区等。从考古发掘资料可见,故城略呈长方形,东西长约8公里,南北宽约4公里,中部有条纵贯南北的古河道,相传为运粮河。宫殿区在城址东北部,有三组建筑群组成。大型主体建筑武阳台,坐落在宫殿区中心,东西最长处140米,南北最宽处110米,在燕下都夯土建筑基址中,规模最为宏大。武阳台以北有望景台、张公台和老姆台,坐落在一条中轴线上。以高大的夯土台作为主体建筑物的基址,是战国中期城市建筑最明显的一个特点。

燕下都遗址出土了大量青铜器、陶器、铁器和货币等文物。在武阳台附近发掘了一个丛葬坑,出土大量铁制兵器,如剑、矛、戟以及铁盔、铁甲散片占绝大多数。经过对其中剑、矛、戟等7种、9件兵器的分析,其中6件为纯铁或钢制品,3件为经过柔化处理或未经处理的生铁制品。这说明,在战国晚期,我国就能制造高碳钢,并懂得了淬火技术。燕下都淬火钢剑的发现,比《汉书》记载的王褒上汉宣帝书中的“清火淬其锋”的时间提早了两个世纪。

高超的铁器铸造工艺,不仅被燕国应用到军事上,还用于农业生产,加快了燕国的发展速度。此次展出展示了从天津市武清区兰城遗址出土的铁二齿镐、河北省兴隆县大付将沟遗址出土的铁铸斧范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燕国很快强盛起来。而此时燕国与东胡相邻,东胡是鲜卑和乌桓的先族,《后汉书》说它因居匈奴之东而得“东胡”。东胡经常南下骚扰燕国、抢夺财物,很让燕国头疼。为了边境安宁,燕国名将秦开(是后来随荆轲一起刺秦王的秦舞阳的爷爷)不得不给东胡当人质。也正因为这段生活,秦开把东胡的风俗和战术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秦开逃回燕国后,率大军与东胡作战,退敌千余里,使得东胡退居至今西辽河上游。此后,燕国效法赵国,动员军民大修障塞,于是建成长达两千多公里的燕国北长城,遗址现在依旧存于今天的内蒙古奈曼旗土城子等地。

解除了边境忧患,燕昭王着力扩张自己的版图,燕昭王二十八年(前284年),燕国联合赵、楚、韩、魏诸国攻齐,上将军乐毅攻破齐国,占领齐国七十多城。这也成为燕国最辉煌的时期。

什么铸就了燕文化?

虽然,燕国将东胡退于千里之外,但是数百年来与北方各民族的你来我往,交融相生,也促使了以周文化为代表的中原文化与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的融合,正是在这种融合中,形成了燕国独特的文化风貌。

展厅中陈列着大量依据周礼规定所入葬的青铜器和陶器,这些都出土于燕国贵族墓,说明随着燕国的建立,周礼在北方地区开始推行,而此前,中原文化还未曾如此系统地影响我国北方地区。

例如,此次展出的西周伯矩鬲(lì)为燕国早期文物,有一平盖,盖顶中央置一由两个相背的立体小牛首组成的盖钮,盖面饰以浮雕牛首纹,角端翘起。口沿外折,方唇,立耳,束颈,袋足。颈部饰六条短扉棱,扉棱间饰以夔纹,袋足均饰以牛头纹,牛角角端翘起,高于器表。其艺术风格不单融合了中原文化特色,特有的立体牛头纹饰,还体现了当时北方民族的审美特点,艺术设计和铸造工艺极为高超。

而到了燕国中后期,燕文化中的文化融合现象更为明显。在燕下都遗址和京津地区出土的瓦当,既有中原文化常见的饕餮纹、卷云纹,又有少数民族地区特有的双兽纹、双鹿纹等。

燕下都辛庄头30号墓出土的9件胡人头像金饰件,纹样为典型的胡人头像,头戴毡帽、弯眉圆目、高鼻阔口、两撇短须向上翘起,头两侧饰三层对称连弧纹。这样的饰品造型,正是基于工匠对胡人形象的刻画并结合想象所创造的。可以看出,当时燕与北方其他民族的物质和文化交流已经十分频繁了。

黄娟介绍,虽然有关燕国文化的文献记载不是太多,导致很多人认为燕国文化较中原落后。但是通过这些相关文物的展示,我们不难发现,燕国文化水平并不低于当时的中原诸国,甚至在某些方面,燕国还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特色。

例如,北京怀柔出土的变形虺纹长柄高足豆,器型优美,纹样精致,且盖子上有3只修长且弧度优美的足,把盖子倒置,就又可以成为另一个容器。另一件嵌红铜鸟兽纹壶,以红铜镶嵌出叶纹、鸟、虎、马等动物纹,纹饰精细繁复。镶嵌工艺是青铜器装饰中比较高超的技术,虽然该器物历经两千多年,如今已经呈现青绿色,但是当年金色的壶体镶嵌红色的纹样,整件器物发出金属的光泽,是多么的夺目耀眼。

后记:

通过展览,我们可以看到,燕国的建立,无论是前期被外族侵扰,还是后期强势对外扩张,实际上都扩大了中原文明的影响区域,对秦后的大统一,对燕山以北地区的开发都起到了开拓者的作用。与此同时,北方民族文化也经由燕国这个渠道影响了中原文化,不同文化的交汇,最终都逐渐融入秦汉统一的国家文化之中,成为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现在的文化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

今天,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提出,具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渊源,所产生的文化认同感使得生活在京津冀这片大地上的人们,具有更强的向心力和活力。而此种文化认同感的滥觞也正是来自于燕国文化,这也是此次展览最想要展示给大家的。

来自天津日报,作者胡春萌 2018年02月08日 星期四
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html/2018-02/08/content_11_2.ht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