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文化的特征与地位

冯石岗许文婷(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文化协同与创新研究中心,天津300401)
摘要:燕文化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地位重要,是河北文化的元文化。从燕文化的外部来看,由于自然原因,燕域一直处于各诸侯国的最北边,地位边缘;从历史地位来看,燕国大且弱,处于政治边缘大国。燕域位于农耕区和游牧区的交界地,山地文化和海洋文化的过渡地,多元的生产方式决定燕域内部文化多元。从燕域的内部来看,以商文化为基调的俗文化和以周文化为基调的雅文化并存。
关键词:燕文化;燕赵文化;华夏文化
中图分类号:K203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JL08-0027(2016)02—0062—05
作者简介:冯石岗(1955一),男,汉,河北衡水,河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正教授,博士,研究方向:冀文化。
基金项目:本文为河北省教育厅社科项目《京津冀文化融合与创新》部分研究成果(编号220043)。

燕文化作为我国重要的地域文化之一,受到国内不少学者的重视,相关理论成果颇丰。关于燕文化的特征,早在韩愈的诗句“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中就有了描绘,但是界定燕文化的特征不应仅局限在古人的观点。燕文化是在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和曲折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复杂矛盾体,在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的双重影响下,无论是物质文化、精神文化还是制度文化,无论燕文化的传承、发展还是创新,无论与周边文化交流、冲突还是融合,均表现独一无二的特质和地位。
燕文化的外部特征燕域发展历史悠久,相传黄帝时期华夏民族的建立就在于此。由于地处中原最北方,燕域诸国一直远离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是在中原文化和北方游牧文化等多元文化作用下形成的特殊文化体。

(一)地缘边缘

1.殷商时期。早在商朝时期已有文献记载燕地为商朝的分封之地。傅斯年撰《东北史纲》,已明确推断“商之兴也,自东北来,商之亡也,向东北去。商为中国信史之第一章,亦即为东北史之第一叶。”“商之起源,当在今河北、东北暨于济水入海处”。从商代考古学文化看,商王朝国家政治疆域的地理架构基本表现为王畿、四土与四至三个文化范围:一是最内圈,以黄河中游僵师商城、郑州商城安阳沮北商城和安阳殷墟四点为中心及其附近地区,文化发展水平较高,文化面貌基本相同,是商文化中心区,也即王畿区;二是中心区外围,分布着许多与商文化有渊源关系的文化遗存,同时又是商文化与周围其他文化相交流、传播的中间环节,可称为商文化亚区,也即商国的“四土”,是其政治疆域;三是最外圈,文化特征既明显有别于商文化,又在许多方面表现出相同或相似因素,可称为商文化影响区,也即商周边民族地区。至中后期,王畿区变化不大,政治疆域的北土则已抵达燕山以南、河北中北部的所谓“朔方”地区,西土北侧已越太行山脉,进入晋中汾河两岸,还跨越黄河进入陕北东部地区。燕域成为分封国中最北一个。

2.西周时期。周武灭商以后,大封子嗣和功臣,按照宗法制的亲血统规定,王世血统子嗣被分封在镐京周围,功臣被封为边远之地。其中召公爽受封于燕,当时燕为西周东北边境,虽然不可为不重要,但因离镐京最远,是非核心、非主流之地。当时与燕国并存的附近还有代、蓟、无终和孤竹。燕国的都城在今北京房山董家林一带。蓟国都城在今北京西城广安门一带,那时的蓟国只是一个弱小的“宾服”之国,后被南下的北方少数民族山戎所灭。孤竹国位于今河北迁安市、滦县、卢龙县以北跨燕山地域,诞生于商朝初年,是今冀东、辽西地区第一个地方政权,是滦河之滨最早的奴隶制诸侯国。它的出现标志着今冀东大地已从蒙昧和野蛮状态中苏醒,从原始社会跨进了文明的门槛,是今冀东、辽西地区文明史的开端。周武王伐纣以后,大封诸侯,其中少数民族山戎族一支部落的首领被封为子爵,封地无终山,在无终山(今河北玉田县城西北)一带建立了无终子国。代为商、周诸侯国之一,汤封同姓,代子立国,其范围在燕域以今山西大同与河北蔚县一代。这一时期的燕国不仅地理位置居于周王朝的最北端,同时受周边诸国的限制,难以取得迅猛发展。

3.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七雄争霸。在长期与山戎的拉锯战中,燕国最终战胜山戎,收复包括蓟国在内的所有失地。文献有“燕襄公以河为境,以蓟为国”的记载,说明至迟在公元前七世纪燕国已经迁都于原先蓟国的国都蓟城。自此,蓟城又有了“燕都”之称。同时孤竹国被齐所灭、代被赵所灭,领地被齐国当做礼物送给了燕国;代国的领域在燕赵两国的争夺中最终归属于燕国,至此燕国地域向北扩展到辽宁半岛地区,基本确定了燕的疆域范围。虽然与西周时期相比诸侯格局有所变化,但燕国仍然是战国七雄中最北方的一个诸侯国,远离权力争斗最激烈的中原地区。加之匈奴对燕北边境的时常侵扰,燕的多数兵力部署在抗匈上,无暇抽身参与激烈的争霸战争。“燕庄公二十七年,北戎入侵燕国”“秦开,为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

(二)地位边缘

燕国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大且弱”的国家。这种边缘地位体现在多个方面。一方面,燕国作为老牌大国,历史资料极其缺乏,甚至出现断代,足以说明燕国当时社会发展不够繁荣,文化影响范围有限,没有引起史官重视。另一方面,当前诸多史料记载中均流露出对燕国的鄙夷之意,如《战国策·燕策一》中燕王对张仪说“寡人蛮夷辟处”p,司马迁在《史记·燕召公世
经济、社会与文化家》中也说“燕崎岖强国之间,最为弱小”【4]。同时,燕国地位边缘化还表现为被儒家所不齿。孔子周游列国的诸多事迹,唯燕国发生的事迹不见其后人进行整理记载;孟子在提到燕国时用“今燕虐其民”,表示对其不满;诸子百家中燕国的本土学说未见记载、而当时最主要的儒、墨、法、道并未在燕域取得显著成就。究其原因,秦之前,东西周的政治中心和重心在中原,围绕中原的四大边缘国家,北燕东齐南楚西秦,其中齐、楚、秦均为富强之国,唯有燕国要顶住北方游牧部落的压力,且为苦寒之地,齐晋两大国又在其南,令其可发展空间小了不少。所以燕国穷弱人口少,信息不畅、始终处于边缘化的地位。

(三)农牧副渔并存

生产方式决定文化方式。燕域早期主要包括今北京市和河北省的北部、中部部分地区,还有辽宁省的西南部。其南面与赵国接壤,东北与少数民族部落相接。燕昭公时,秦开伐东胡,进一步拓宽了燕地的范围,西起今山西省东北角,北到内蒙古南部,东到辽宁省,南到河北省中部保定一带。该区域燕山以北为游牧区,出产牲畜、皮毛;燕山以南为农耕区,盛产多种农作物;西南有高大的太行山脉,山地有矿产资源;东有宽广的渤海海域,沿海有渔盐之利。燕山地区和冀东地区同时兼有农业、牧业和山地林业,经济部门比较齐全,铁农工具在各地普遍地使用,水利工程设施完善。多种生产方式在燕国存在,多种文化在燕国汇集。
商业活动和战争促进了多元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作为多元文化覆盖区域,有水陆交通之便,燕地成为中原物产、沿海渔盐与北方动物皮毛等商业活动的核心区域。燕国北部山戎、西部中山两族生存条件恶劣,为了争夺生活生产资料,多次对燕发动战争。民间商业交流与民族战争频发,极大的促进了燕地多元文化接触、碰撞、融合。

二、内部特征

(一)燕地民间崇武尚鬼的俗文化

俗文化在百姓中流行,又称为大众文化、民间文化和下层文化。俗文化有较强的感性色彩,接近生活,一般没有系统的理论性形态。俗文化大多由民间创作,主要靠口头和行为传播。神话、故事、歌谣、谚语、民风、民俗等是俗文化的主要内容。燕域是殷商的重要封地之一,由于远离中原变革中心,也成为商朝遗风保留最完好的地区之一。有学者指出,燕文化继承的是商文化而非周文化,虽此观点存在争议,却从另一面表明商文化在燕域风土人情中表现充分。燕域的俗文化表现最明显的是崇武、尚鬼。商朝人不讲“德”性,殷商人心目中的上帝既主宰自然,又主宰社会,但却没有德的属性。殷人对于先王的歌颂也不言其德,而是称颂其武力功业。如“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诗经·商颂·玄鸟》之类。说明商人在价值观上有明显的尚力倾向。殷商文化的另一个明显表现是尚鬼神,《礼记·表记》有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这种敬鬼神的原始宗教思想在燕地延续并不断发展。邹衍入燕以后,将阴阳五行之说发扬光大,更影响了一批宣传信奉之士。“宋毋忌、正伯侨、充尚、羡门高最后皆燕人,为方仙道,形解销化,依于鬼神之事”。燕、齐沿海地区出现了一批讲神仙术的方士;历史上更有秦始皇、汉武帝将燕域视为求仙问道圣地。

(二)燕国贵族礼德兼备的雅文化

雅文化在上层统治集团和知识分子中流行,又称为上层文化和精英文化。雅文化有较强的理性色彩,有一定的系统性和理论性,体现民族文化的核心,反映一个民族和一个统治集团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雅文化主要由政府推广,依靠文章、书籍和正规的教育渠道广泛传播。燕地地缘远离周朝都城镐京,周人进入幽燕地区,具有一定的移民性质,但这与一般意义的移民不同,他们作为周王室的大贵族领受周天子的分封命令,到幽燕地区建立一个新的诸侯国,周人作为统治者来到幽燕地区,推行周人文化。

周朝文化的一个特点在于“礼”“德”的形成。在周朝人看来,皇天是佑德者,“惟德是辅”,因此敬德成为统治者维护统治的中心问题。《史记·燕召公世家》有载“鹿毛寿谓燕王:‘不如以国让相子之。人之谓尧贤者,以其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有让天下之名而实不失天下。今王以国让于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与尧同行也。’燕王因属国于子之”。燕王哙追求“德政”而上演了禅让的闹剧。燕昭王“于破燕之后即位,卑身厚币以招贤者”而广泛修筑黄金台。但是由于生活在燕国的周人只是少数,燕王施政之前必须接受尊重当地文化,因此燕国历代君王即成为周文化的弘扬者又成为商文化的继承者,进而形成一种异形文化。

三、燕文化在燕赵文化和华夏文化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燕文化具有自己独特的风韵和价值,其价值表现在对其上级文化体系及我国文化体系的贡献。

(一)燕文化奠定了燕赵文化的基调

从当前研究成果来看,将燕赵文化特征定义为“慷慨悲歌、好气任侠”得到了普遍的认可。学术界长期以来一直以燕赵文化作为河北的整体文化进行研究,并提出了不可分割的主张,但是分别进行“燕文化”“赵文化”研究依然是深化燕赵文化研究的必要过程。因为燕赵文化同时包含中山国、孤竹国、代国等存在时间短、并被大国吞并的国家,这里的燕文化、赵文化相加并不等于燕赵文化,只能说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探讨燕文化在“燕赵文化”中的地位,具有深远的作用。燕文化在燕赵文化中的基础性地位,主要是指燕文化奠定了燕赵文化的基调。

1.燕文化是燕赵文化的“元文化”。地域文化与地域行政制度的存在虽不能划等号,但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燕赵”本指“燕”与“赵”两地,“燕”与“赵”两字分别来源于“燕国”与“赵国”两个封国。燕国始封于西周初期,赵国正式跻身于诸侯之列是在公元前403年。可以说在赵文化兴盛发展之前,燕文化就已经初具雏形。虽然西周至战国时期,史书上对燕国的记载寥寥无几,但是燕国这个国家依然存在,燕文化仍然在按照自己的轨迹延续。“燕赵文化”是河北文化的统称,燕文化又是河北省内产生最早、影响最深,存在时间最长久的文化,所以说,燕文化是燕赵文化的历史根源,是燕赵文化这个多元文化的整合体中,存在最早的文化,是燕赵文化的“元文化”。

2.燕文化增加了燕赵文化的多样性。燕赵文化处于中原文化和游牧文化的过渡地带,文化内容多元。这里的多元主要是从燕赵地域上划分,北部是游牧文化、南部是农耕文化,西部是山地文化,东部是海洋文化。从包含的子文化来看,也是丰富多样。赵文化起源于东夷族的少昊文化,商、周两代发轫于汾河流域,形成于春秋晋国卿大夫家族,属于贵族文化。孤竹国虽然早已经融入燕国之中,但是作为子文化体系,其起源于山戎,属于少数民族文化体系,中山国是位于今河北省中部太行山东麓一带的一个小蛮夷之国,因城中有山得国名,由狄族建立,也属于少数民族文化体系。燕国历史悠久,殷商民族起源并衍生于燕地。商文化容纳了许多燕地文化的精华。周武王灭汤,封召公于北燕,但燕国的历史并非源于西周,在西周之前,燕城与燕国地区还有一段丰富而又兴盛的文化渊源,早在殷商时期,燕地文化就已具有重要作用。虽然在西周后期至东周阶段,燕文化出现衰落,但是在春秋战国时期燕国利用远离中原战场的优势,得到再次发展和繁荣,也将燕文化推到发展的高潮。随着统一步伐的前进,燕国虽然灭亡,燕文化却得到延续和丰富,因此燕文化虽然在表现形式上是游牧和农耕融合带,但是更具有华夏文化的正统性,保证了燕赵文化的多元性。

3.燕域文化奠定了燕赵文化的基调。燕赵文化的特征是“慷慨悲歌、好气任侠”,燕文化的特征也是“慷慨悲歌”那么这两个慷慨悲歌是什么关系呢?笔者认为燕文化的慷慨悲歌是对自身文化特征的准确总结,而燕赵文化特征中的慷慨悲歌是在燕文化特征的基础上进行了升华,既燕文化精神特征奠定了燕赵文化精神的基调。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有:“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并成为燕赵文化特征的最好论证,但是在这之前早在《随书·地理志》中就有“俗重气侠”,“自古言勇敢者,皆出幽燕”。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亦曾赞叹:“幽燕之地,自古号多豪杰,名于图史者往往皆是”。可见燕赵文化的慷慨悲歌之风被公认最早盛行在燕国这片土地上。随着燕国国都蓟(今北京)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逐步提高,燕文化逐步孕育出一种更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畿辅文化,这种文化倡导的勤劳勇敢、大气宽容和爱国主义精神,更成为我国的民族精神,直至今天仍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嘲。

(二)燕文化对多元的华夏文化具有整合作用

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横向融合和纵向更替的有机统一体。所谓文明横向融合是指是指历史进程由各地区间的相互封闭到逐步开放,由彼此孤立分散到联系密切,终发展成世界历史。为了顺应了人类精神的需求,不同文明相会、碰撞、妥经济、社会与文化协和结合,融合随即发生。文明融合的必然性在于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基本矛盾扩大化,可能性在于不同文化内涵上存在互补性。什么是文化更替?先哲们没有给出过明确定义,参考新华字典对“更替”的定义,我们暂且认为文化更替是指一种文化对原有文化的取代。纵观人类历史,文化更替最频繁的区域莫属地中海地区,先后经历了爱琴文化、希腊文化、蛮人文化、罗马文化和伊斯兰教文化等好几种文化,而燕文化始终以中原农耕文化强大的包容性吸收整合着周边少数民族的文化,并为华夏文明不断注入新鲜血液。同样是文明冲突的多发地区,燕域没有像地中海一样频繁进行各种文化更替,具有必然性。

首先,地理环境角度,古希腊是环绕着爱琴海发展起来的,由多个岛屿组成的海洋国家,各岛屿独建城邦,各个城邦间内外均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此形成的是开放的海洋文明。而据《山海经》记载,古黄河下游大致走今雄县、霸县一线,至今天津市区附近入海,燕域正是以黄河流域为核心发展起来的大河文明,同时燕域还存在桑干河、海河、滦河等河流水系,每条水系孕育的子文明又均有不同。这种地域的外在完整性和内在差异性,有利于形成多元一体的文化模式。

其次,地理环境的不同导致了经济形态的异质。地中海文化圈的城邦则是以海洋为载体,进行商业贸易,并逐渐发展成商业强国,由于商业贸易的竞争性使当地文化具有很强的掠夺和侵占性,当多种不同文化出现碰撞时,必然会出现征服者所代表的文化取代被征服者。在燕文化圈的经济形态中虽然少数民族游牧业占有重要地位,但主体仍是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因为农业最早就是建立在对植物和动物进行驯化的基础上,并逐步实现人的驯化,脱离自然野蛮的生活方式。农业社会自身就存在很强的融合和教化能力,燕地是战争的多发地,是我国多元文化的冲突前沿,也是多元民族文化整合并最终实现民族融合的主阵地。

再次,由于经济的差别两地区间社会政治制度有明显的差异。在希腊,由于商人控制国家的经济命脉,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统治阶级为了维护统治赋予商人更多的政治权力;同时由于商业贸易的自由性和流动性,商人需要有更多的自由空间,古希腊各个城邦都具有高度的自主权,所以地中海文化圈的城邦政治上更加开放,权力相对分散。经济的掠夺性和权力的涣散性决定了文化的活跃性和分散性。而燕文化以农耕文化为核心,农业生产的稳定性需要有强有力的政治权力作为保护,燕地郡县制正是中央集权的一种体现。稳定的经济基础和集权的政治制度决定了文化具有很强的向心性,同时燕域是我国“三祖文化”的所在地,也是华夏文化的发源地,多元文化的向心性更突出表现为以汉族为主体的农耕文化对少数民族游牧文化的吸收和同化。

燕地是我国民族融合的前沿,是中原文化和游牧文化并存之地,因此燕域内农耕文化的稳定性决定了中原华夏文化的稳定,燕文化的形成发展对灿烂华夏文化的形成发展起到整合和维护作用。

参考文献:
[1]干志耿,李殿福,陈连开.商先起源于幽燕说[J].历史研究,1985(5):21-34.
[2]宋镇豪.中国风俗通史·夏商卷[MI.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
[3]刘向.战国策[M].四川:巴蜀书社,1998.
[4]司马迁.史记[M].湖南:岳麓书社,2010.
[5]董林亭.赵文化特征刍议[N].光明日报·史学版,2009(6):23.
[6]杨玉生.燕文化及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89—93

CiiaSfYCand5tatusotanultureharacterlstlcs
FENGShi-gangXUWen——ting
(HebeiuniversityofTechnology,Tianjin300401,China)
Abstract:Yancultureisanimportantpartournationalculture,anditisthehistoricalandcultural
rootsofHebei.Yan,aweakstatewaslocatedinthenorthofChinawhichhadacomprehensiveculture.
Keywords:Yahculture;Yanzhaoculture;nationalculture
(责任编辑:赵永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