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燕文化起源相关的两个问题

张星德(辽宁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 辽宁 沈阳 110036 )
[ 摘 要 ] 在战国燕文化起源研究中,“先燕文化”的概念提出已久。但是综观各种有关“先燕文化”的内涵界定, 可知多指早于战国燕文化又与其有着祖源关系的各种文化的综合, 这是与考古学文化的概念相左的。以召公封燕前殷时的燕国文化为研究对象是各种界定中较为可取者, 但由于那时的燕国四至范围不明确, 使这种界定下的研究不具有可操作性。研究封燕前燕地的土著考古学文化即张家园文化和魏营子文化, 在研究燕文化起源中具有重要意义, 可以更准确地理解周初封燕的背景和周初燕文化的面貌特征。这一研究表明燕地本就是商人的老家, 所以周初封燕, 是周灭商后, 周王室为应对殷商故地殷人旧族势力强大而采取的重大战略举措。
[ 关键词 ] 燕文化; 起源问题; 研究
[ 中图分类号 ]K313.9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673- 7725 ( 2007 ) 24- 0161- 04
[ 收稿日期 ]2007- 05- 14
[ 作者简介 ] 张星德( 1962- ) , 女, 辽宁沈阳人, 副教授, 主要从事东北考古和东北文明起源史研
究。

商周时代, 随着周王封召公于燕, 东北地区的历史发展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形成了极具特色的燕文化。自 20 世纪 70 年代北京琉璃河遗址发掘以来 [1] , 周初燕文化的丰富内涵不断引起世人瞩目, 对燕文化的溯源研究持续成为热点。

一、关于“先燕文化”的界定

以北京琉璃河遗址为代表的周初燕文化, 既以中原西周文化为主要特征, 又表现出强烈的自身特点, 其中有的是商文化因素的遗留, 有的则明显地是吸收了北方民族的文化因素后形成的地方风格。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特性, 这些特性源何而来? 20 世纪 80 年代初, “先燕文化”的概念被提出并展开研究。

根据陈平的总结 [2] ,“先燕文化”的内涵与外延的界定至少可以分为三种。就大多数意见而言,“先燕文化”是指姬周王室宗支重臣召公爽被封之北燕建国以后的“周初燕文化”的前身。在此意义上, “先燕文化”就应当是那些所有演化成周初燕文化的考古学文化因素的总和了。分拆开来, 它们主要应当包括:

周初武成之际在北燕实际建国以前的关中姬周文化。这一文化是后来周代北燕统治者阶层的文化面貌, 在周初燕文化中居统治或主导地位。北京琉璃河遗址墓葬中发现的为燕侯及其近臣随葬的带有关中周文化风格的青铜礼器、兵器、陶器等文物, 就是这种文化因素的典型代表。

由周王赏赐给初封燕侯的“殷民”携带而来的商文化因素以及原本即已在燕山以南长期立国的殷系诸方国的后裔创造的与中原商文化保持有密切关系的商文化变体。在琉璃河墓地北区, 出土有标有商人族徽的铜器, 墓葬在葬俗和陶器上保留有大量商文化遗风, 这些都是殷文化因素进一步延续的证明。

商末周初甚至更远古的时候就在燕山南北地区活跃的北方式青铜文化的因素。如琉璃河第 251 号墓葬中出土的伯矩鬲, 通体以牛头纹覆盖, 在鬲的三个袋足部位满铸三个两角翘起的牛头, 鬲盖平面及盖钮也分别以两个相背的角部立雕起翘的牛头组成, 这种以平雕、半浮雕及浮雕巧妙配合的方式使整件器物显得端庄、强劲。其铸造技术可能来源于北方青铜文化中传统的动物立雕技法。此外, 尚应当包括远古即已迁居并融合于幽燕地区的东夷等族的文化因素。

上述诸文化因素, 从考古学文化角度观察, 分属于不同的文化谱系的不同考古学文化, 由于西周封燕之政治因素融汇、交织在一起, 共同形成了周初燕文化, 成为燕文化因素的重要来源。但反之则分属于不同谱系的不同考古学文化。显然, 将这些因素所属的不同考古学文化以“先燕文化”一名概括之, 是不符合考古学研究规律的, 非但不能清晰地辨认燕文化形成与发展的过程, 还会由于对各种因素认识的不一致, 使概念界定复杂化。

在研究商周时期某一地域性考古学文化的渊源时, 往往也要进行寻溯“先某某文化”的研讨, 比如“先夏文化”和“先周文化”的研究。其研究的是与夏文化、周文化具有谱系演化意义的考古学文化源头及其发展、演化成夏文化或周文化的特点与过程。燕文化的形成则不然, 是由于政治因素的影响强制形成的以西周文化为主体的综合了多种不同谱系文化因素而成的地方考古学文化, 主体源头明确。

综上所述, 本文以为上述“先燕文化”的概念界定有两点值得商榷之处。其一,超出了标志分布在同一地域、具有共同文化特征的考古学文化的范畴; 其二, 它不是某一种考古学文化在特定历史环境中发展演化的自然进程。因此以“先燕文化”冠名之, 是不妥的。

最后, 将先燕时期活动于北燕国范围内的土著居民文化界定为“先燕文化”的内涵, 相对而言是对“先燕文化”诸种界定中最为适合的。一则其文化因素是之后演化成周初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二则其反映了周王室封召公于燕的重要意义。但是, 武王册封召公前的北燕四至范围究竟在哪里, 其内部及周边方国考古学文化到底怎样分布, 尚是目前历史学与考古学研究不能解决的问题, 因此这种界定方式不具备可操作性。

为了更准确地理解周初封燕的历史和周初燕文化的面貌特征, 对封燕前燕地土著考古学文化的研究是重要的并可操作的, 不必拘泥于所谓的“先燕文化”及其内涵的界定。

二、周初封燕前的当地土著文化

根据考古发现, 周初封燕以前的当地古文化主要有燕山以南的张家园文化和燕山以北的魏营子文化。

张家园文化主要分布在燕山南麓、太行山北段以东的平原地带, 南越易水, 东达海滨。其年代大体在商代早期到西周早期。

张家园文化的陶器以夹砂褐陶为主, 纹饰以绳纹和绳纹加划纹为主, 器形以口沿用三角锯齿堆纹镶边的花边鬲和体形较大的绳纹筒腹鬲最具特征, 同时还有大量的斜直口的 、肩部饰压印三角窝纹的折肩罐、绳纹敛口钵、四耳罐等器物。陶器中还表现出典型商文化的某些特征, 如灰陶绳纹鬲、簋 [3] 。

北京平谷县城东北 14 公里的刘家河遗址发现的商代墓葬, 是张家园文化上层人物的墓葬。这座墓葬共出土随葬品 40 余件。其中的青铜礼器以商代共同的时代特征为主, 而其他随葬器物则表现出了浓厚的地方特色, 比如人面铜饰, 虽然与安阳西北冈出土的有相近之处, 但这种人面铜饰, 以北方地区青铜文化中多见, 延续时间也长, 且人面的造型突出地表现出了北方蒙古人种的特征, 应当是北方地区的产物。铜盘中装饰的龟、鱼纹题材也是北方古文化喜用的题材。一端呈漏斗状的金耳环和两端呈扇面状的金臂钏, 更是当地更早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典型器物 [4] 。

张家园文化是在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南型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南型有着几乎完全吻合的分布地域, 文化内涵上存在着诸多相同的特征和延续发展的因素。如陶器均以夹砂褐陶为主, 纹饰以绳纹和绳纹加划纹为主, 器型以鬲、 最发达, 同时多见盆、钵等器型。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南型相比, 在张家园文化中, 灰陶的数量增加了, 绳纹变粗并呈僵直交叉状, 出现了口沿作方唇以三角锯齿状绳纹和附加堆纹镶边的做法。青铜鬲和青铜 都饰弦纹, 足部并作明显的乳头状, 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南型同类陶器具有同样特点。

魏营子文化主要分布于大凌河流域南部、小凌河流域直至辽西走廊的渤海沿岸, 东可到医巫闾山山麓, 在大凌河流域的北部以及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也有时代相近、文化面貌相似的遗存被发现。魏营子文化的时代自殷墟早期到西周早期。

魏营子文化的陶器几乎全部是加砂红陶和红褐陶系, 素面为主, 部分内外壁经过打磨, 施加绳纹的器物约占半数, 绳纹细密而浅, 大多数在拍印绳纹后又加以抹平处理。以口沿外贴一周花边状附加堆纹带的鬲最有特色, 典型器物还有瓮、罐、钵等 [5] 。

与魏营子文化时代和分布地域相吻合, 发现有一批青铜器窖藏, 铜器的特征大致表现为中原式器和地方式器两种, 前者都具有商周时代青铜器的基本特点, 但又表现出可能为当地铸造的粗简特性。后者无论形状、铸造技术都与前者形成鲜明区别, 为商周铜器所未见, 属于北方地方产品。发现铸有商人族徽的青铜器。窖藏青铜器的埋藏年代分为两个阶段, 大部分属于西周早期, 即周初封燕以后的埋藏, 也有的应为商代埋藏, 即周初封燕以前的埋藏。后者中大量商青铜礼器的集中出土, 表明商朝在北方地区势力的强大 [6] 。

魏营子文化与同一地区较早的夏家店下层文化之间虽然变化较明显, 但是其间的接近点仍然可以看出二者演变的趋势, 如夏家店下层文化晚期, 泥质黑陶减少, 红陶比例增加, 绳纹渐变得浅而乱, 有向魏营子文化逐步趋同的趋势。两种文化还有一些共同因素的存在, 如都有绳纹和绳纹加划纹, 都有鬲、 、鼎、钵等, 器形演变也有踪迹可寻。

张家园文化与魏营子文化有着共同的源头夏家店下层文化, 后者是距今 4000年左右在当地文化基础之上, 吸收了来自南部和西部先进文化因素的影响发展起来的, 与二里头文化、岳石文化并驾齐驱的先商时期三大考古学文化之一 [7] 。

与商人入主中原同步, 夏家店下层文化中心南移, 并且进而发展演化成为张家园文化和魏营子文化, 在张家园文化和魏营子文化中大量典型商文化因素的存在,尤其商青铜重器窖藏和与中原商墓习俗一致的墓葬的存在, 不能不使我们联想起关于商族起源与东北的关系。燕地本就是商人的老家, 所以周初封燕, 是周灭商后,周王室为应对殷商故地殷人旧族势力强大而采取的重大战略举措。

西周早期, 原本就分布于燕地的张家园文化, 表现出了与姬周文化既相互依存又相互排斥的现象, 随着燕国以燕都为中心的范围的扩大, 在这一范围内的张家园文化逐渐退居次要地位, 而在这一范围以外则仍分布着张家园文化。

正确认识周封燕前的土著文化, 不仅可以使我们了解西周封燕的历史背景, 燕文化形成的历史渊源, 同时为我们认识周初燕文化特征及其形成因素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参考文献
[1]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 琉璃河西周燕国墓地( 1973- 1977 ) [M]. 北京: 文物出版社, 1995.
[2] 陈平 . “先燕文化”与周初燕文化“雏议” [J]. 北京文博 ,1995,(1).
[3] 韩嘉谷 , 纪烈敏 . 蓟县张家园遗址青铜文化遗存综述 [J]. 考古 ,1993,(4).
[4] 北京市文物工作队 . 北京平谷刘家河遗址调查 [A]. 北京文物与考古 : 第 3 辑 [C].
[5] 郭大顺 . 试论魏营子类型 [A]. 苏秉琦: 考古学文化论集( 1 ) [C]. 北京: 文物出版社, 1987.
[6] 辽宁省博物馆 , 朝阳地区博物馆 . 辽宁喀左县北洞村发现殷代青铜器 [J]. 考古, 1973,(4).
[7] 郭大顺 , 张星德 . 东北文化与幽燕文明 [M]. 南京: 江苏教育出版社, 2005.
【责任编辑: 李 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