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小兴州”

李新锁 马晓增/文
在保定的广大地区,一些民众对于“小兴洲”这个地域名称,应该说是一种有关祖宗和家园的历史记忆。随着社会进步、和谐与稳定,人们日益关注自己祖先、家族的寻根探源的文化现象悄然兴起,著书记述、修续谱牒逐渐成为了一种时尚。小兴洲,这个跟人们关联已久的地方究竟在那里,当时的人们为什么要迁移,什么时候迁移的,都去了哪些地方?现在看来,无疑是个很重要也是非常有趣的话题。

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修竣的新城县龙堂村李氏族谱记载:远祖思明公,在明朝永乐年间,从北直小兴州迁至保定府新城县白沟河东十八里龙堂村…… 类似的记载,曾经散见于乡村家族谱牒和墓志碑刻,由于对小兴洲的隶属(例如“北直”)不是很清楚,又由于这些资料的散佚和湮没,使得人们对于小兴洲的地理记忆产生了茫然甚至偏差,有的则把小兴洲指向了山西洪洞。比如一位先生在致信山西洪洞某机构时称:“我老家是河北蠡县鲍墟公社榆林村,与本省的同口村是从山西洪洞小兴洲迁来的。”还有人称:“原籍河北省保定地区清苑县良寨村,本村姓张的占半数,是永乐年间从山西洪洞县老鹳村小兴州迁来,张家祠堂原有石碑三块,有两块记有移民情况。”徐水县政府网竟也有类似的记述:明永乐二年(1404年)山西小兴洲移民迁此定居,因旧城五(当为“无”字)民户,又建村落后,取名“空城”至今。……

基于这种关乎祖先的模糊状况,本文就我们手头掌握的一些资料,跟大家做一些简要的也是必要的探讨,希望能够澄清一些原委,对当事者有所帮助,也希望方家指正。

*关于小兴洲的地理历史方位

兴洲位于滦平县城北偏东十公里处,地处兴洲河西岸。春秋时为东胡地,战国时为燕国地。秦属渔阳郡。西汉为渔阳郡白檀县,北魏属安州广阳郡广兴县,西境为御夷镇地;后并入厍莫奚。隋唐因之,属饶乐都督府辖。辽为中京道北安州兴化县地,西境为奚王府地。金为北京路兴州兴化县、宜兴县地。
据《钦定热河志》载:“宜兴故城,在滦平县(今承德市滦河镇治所)西北七十五里,金初,为兴化县白檀镇,泰和三年(1203年)置宜兴县,属兴州。元初因之,致和元年升为宜兴州,以旧有兴州,故俗称此为小兴州。”
新修《滦平县志》载:中统四年(公元1370年)将兴洲划归中书省上都路(今内蒙古多伦境),领属兴安县(至元二年改兴化县为兴安县)、宜兴县。据天历年间(公元1328~1329年)在滦平县建的太平王德胜碑文载:“天下既定,奉升县为洲”,即至和元年(1328年)8月升宜兴县为州,史称宜兴洲,俗称小兴洲,治所在今滦平县兴洲乡小城子村。又载:明初,沿元时州县制。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以古北口外兴洲隶京师永平府,三年三月隶于北平府,四年罢兴洲。洪武二年(1369年)在兴洲兼置宜兴卫,(三年)六月改宜兴卫为宜兴守卫千户所;永乐元年(公元1457年),废所。

据《明史》:永乐元年三月,改北平行都司(府)为大宁都司,移治保定。

查《中国历史地图集》,在现在的承德市西南位置,滦河中上游,元明时期有个地方叫做“兴州五卫”,地名称哈喇河套。在兴州五卫的西北处,即宜兴所,地名为小兴州。此一地理名称,只存在于金元时期,明初以后,再没有出现过;同时,中国其他地方再没有第二处。(金、元时所说的兴州,即后来的兴洲。“州”字演化为“洲”字)。

解读以上资料,我们会很容易弄清这样几个问题:

小兴洲做为一方古地,位于今滦平县境内,别无歧义;小兴洲地理位置重要,得以由县升州,可以折射出居民的辐辏心理与强化其地理记忆;几经沿革,终废于明永乐元年,小兴洲的上属北平府改行都司再改大宁都司,稍后移治保定府。

*小兴洲移民

位于河北北部的小兴洲古地,是长城古北外第一重镇,也是历史上和山西洪洞齐名的八大移民基地之一。金辽以前,由于征战、掳掠和逃荒等诸多原因,山后(由于小兴洲所处位于太行、燕山、尤其军都山以北,金元时期将这一广大地区特称为“山后”)的多民族融合就已经开始,河北、辽东乃至山东等地的汉民族军民人口,已经初步融入了山后诸部族群体。明朝建立后,为防止元遗存势力和其他部族入侵,曾在长城以外的广大地区屯兵,还多次从燕山以北地区向北平一带移民,将口外(长城古北口外,与“山后”概念同)所谓降民编入当地社籍,充实人口,增强内线守卫。永乐皇帝登基后,又抽调长城以北各卫所15万将士在北京附近屯守,同时组织大规模的强制性随军移民,安置在北平周围和河北各州县。这些移民来自河北北部、内蒙古、辽东、山东等地的多个民族,总人数超过十万之多。另外,屯守的将士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于河北保定地区落地生根,这些人通常也称自己是小兴洲地方迁移而来。

最后一次移民当在永乐元年,属于背井离乡、拔锅卷席的一次大规模内迁。从此,小兴洲便在地图上消失,成为了记忆。

考其此次移民原因,最主要的也是相互关联的当有三点:一是当时朝廷为酬谢“靖难”有功的兀良哈三卫,割大宁地与兀良哈做游牧之所;二是以保护“边民”为借口将口外众多治下百姓迁往内地,分散后便于同化和治理;三是充实腹地人口,使因战乱而荒芜的土地得以尽量多的耕种、恢复生产。

*小兴洲记忆的尴尬

前面我们提到,关于小兴洲的记忆很长时间以来就已经出现了许多偏差。

新城县龙堂村李氏族谱关于北直小兴洲的记载,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小兴洲当时属于北平府管辖地,当时人们或许习惯于这样称呼。同为清朝光绪年间形成的家谱,博野南桃墟村马家却将小兴洲记载为“山西大槐树镇附近”。

从明永乐元年到现在,已经550年了。期间,社会变迁、家族兴衰、自然灾害、战争动乱,使得民间的大量相关的文字资料丢失。新中国成立后的六十年代,在破旧立新的狂热中,存量已经不多的资料甚至碑刻又一次被损毁殆尽。关于小兴洲在普通老百姓中的记忆,剩下的几乎只有口传的零星信息了。

又由于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的存在,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移民集散地——洪洞的宣传影响持续而深远,客观上主导了移民后代已经茫然了的记忆指向。而小兴洲古地名已不存,现辖区地方缺乏相关的某种意识,只是近些年来才逐渐地关注起这种寻根问祖现象,其知名影响也便无从谈起。

另外,也有专家撰文认为,所谓山后移民是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被迁往保定府的,且洪武二十六年(1393)之前由政府组织的迁民均获得当地户籍,永乐年间又重新编审过社屯,洪武移民可能已编人了土著民社,故在以后的自然村中很难看到当时山后移民包括小兴洲人的痕迹。即便有记载者,也多为大宁都司内撤保定时随迁的小兴洲军籍人口。《清苑县志》(清同治12年版)所记载似乎与此吻合:“明永乐初,迁大宁等卫军实内地,故旧家多自北口外来我。”

无论什么原因,将自己祖先源头来龙的方位弄错,也是一种尴尬。

据悉,承德滦平有关部门正在中国历史上八大移民基地之一的小兴洲古地,开发和建设以寻根问祖为主题的旅游观光景区及设施,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去探访个究竟了。

(承德滦平县的胡廷荣先生,曾来信提供了很有价值的资料,在此致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