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档案


简要介绍:

雅格·比约(英文名:Jacob Pius),1992年生于燕亳兰督亢之地,宗教信仰上是罗马天主教-传统主义者(Traditionalist Catholic),支持圣庇护十世司铎会(SSPX),亦属于地下忠贞教会(Loyalty Church)。政治上首先是作为幽燕民族主义者(Yuyencianism)、幽燕西亚爱国者(Yuyencia Patriots),致力于建构当代幽燕民族,复兴燕国,发起脱离于中共统治的幽燕独立运动(Yuyencia independence movement- 简称燕独运),创立了非正式的政治团体——燕独联(全称幽燕独立同盟,英语:Union of Yuyencia independence,缩写UYI)。同时也是西班牙卡洛斯主义君主制的积极拥护者(Carlism),也支持法兰西的君主复辟主义者(Legitimists)与哈布斯堡家族恢复其在中欧的统治。


基本资料:

教名:雅格·比约(Jacob Pius);本名:保密
生日:1992/07/22;性别:男;血型:AB(rh-);Y-DNA:O-F1275(属M8下的苗瑶系/Hmong-Mien),常染有近四分之一的突厥-雅库特血统(Siberian);民族:幽燕(Yuyencian);故乡:幽燕西亚燕亳兰督亢之地;住址:保密
母语:燕语-幽州话-保唐片-定霸小片。支持各地方言/民族语言与通用语并存。喜欢的语言:印欧语系为主,英语能力一般,仅日常交流。书写:能熟练地用简体中文书写,并能基本阅读繁体中文。支持汉字拉丁化。喜欢的字体:微软雅黑等。
教育:在学校一共度过了13年。高中时为文科生,高二时加入了学校的美术特长班。大学绘画专业,大二辍学,此后继续自学油画。 毕业院校:保密;工作:绘画与设计为主。
宗教信仰:罗马天主教徒,传统主义者,SSPX信友。有修道圣召。
政党:燕独连-UYI。


个人履历:

详情点此


宗教立场:

关于教会的使命:圣教会是天主所建立秩序的守护者。应明确自身的使命,是要作为天主的工具,拯救人灵。教会要如同堡垒般与外界的世俗与罪恶相隔绝,圣职人员要如同骑士般守护基督君王,领导天主的子民战斗,免受邪恶的入侵。教会圣职人员从教宗到普通司铎都必须要拥有良好品行,且能力素质要高,宁缺毋滥,绝不能允许任何人利用权力为私欲行恶,牧者司祭应严格自律以符合这神圣的身份。如果自己的上级甚至伯多禄的继承人罗马教宗所宣扬的观念为异端,明显违背历任前届的传统训导,以至于其行为足以瓦解公教信仰的纯正,即便会面临裂教的指控,下级亦应勇于抵制该行为,以挽救圣教会,让基督救世的使命得以延续下去。
关于教会的危机:教会应坚守千年的传统,当奉行社会意识中的保守主义,反对世俗集权主义与左翼社会运动,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等一切违背教会训导的行为。反对教会内的现代主义,以及左派和自由主义者。反对宗教信仰自由。相信自特伦多会议改革之后到梵二会议之前的天主教会体制是十分完善的,反对激进改革。现代主义者所谓教会应该适应时代改革自身是谬误,因为无论教会之外的人类多么疯狂,教会只保持住自身信仰的纯正即可,需要改变的应该是整顿纪律,严格净化神职人员,及时清除掉日益猖獗的异端思想入侵。而教会本身作为天主所确立的神圣所在更不应该向世俗社会服务,迎合世俗的行为当抵制。人类社会出现各种战争暴力罪恶的原因,是当今这个世界中那些拒绝信仰的人臣服了撒旦的权势。自中世纪黄金时代结束以后,教会就面临各种敌对势力的攻击,但数百年来教会都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使命,坚决反对异端和世俗自由主义思潮,直到19世纪末教皇国遭受意国入侵,继而遭受两次世界大战冲击,教会在政治上的同盟,那些君主国纷纷覆灭,使得教会越加难以抗拒敌对势力的入侵,渗透越来越严重。梵二的召开却就是个不幸,虽然它的初衷可能是寻求更好的牧灵方式,但结果却是让图谋不轨的自由派掌权,会议后期偏离了宗旨,会议的结果完全是不公正的,遵守传统的一方被打压排挤,这是以后教会分裂的祸根。会议之后的教会在结构上变得越加扁平化,让世俗的一些邪恶思想得以侵入进来,也让自身变得越加混乱和分裂。因此教廷应重新审视这次会议,认识到其虽然是合法的会议,但是因为不公正的结果以及错误的施行其决议,更因此带来的大量恶劣影响,在更大的灾难还没有到来之前,应尽快停止其中一系列的现代主义改革,并取消梵二的合法性,恢复因战争被迫中断的梵一会议,在确定了教会的真正立场以后,才能将其正式结束。虽然梵二后出现了一些自由派倾向现代主义观点的教宗掌权,但如果以后还能再有遵守传统的教宗,他需要及时利用职权调整教宗及枢机团制度,弥补其中的漏洞,不能再给现代主义者以可乘之机夺取权力进行破坏教会的行为。必须要下狠心整顿自身,恢复传统,才能再次成为梵二前那个统一而坚固的教会组织。同时我反对某些认识到教会危机的传统主义教友,他们宣扬世界末日来临,并把问题全部以阴谋论的方式简单化,从而消极等待“天主的义怒”主持公道,除了呆在家里念经无所事事。我提倡所有热心的教友团结起来,勇敢战斗,组织起新的十字军骑士团,对所有教会的对手再次发起圣战,而且不仅仅是精神层面。
关于教会的希望:对于最为遵守教会传统,忠于千年的信仰,反而遭教廷驱离的圣庇护十世司铎会(SSPX)。虽然其如今与教宗的非共融状态是不正当的,但责任的根源在于错误的梵二会议结果,是自由派者以一己之私,依靠至高权力乃至不道德的诡计而实现其在教会内制造革命的目的,依据理智,错误中的教宗不可服从。因而勒菲弗总主教与教廷的关系对立起来纯属无奈被迫,与教宗的冲突绝对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他并没有蓄意制造分裂,而是教廷的错误促成了分裂,教廷宣布其主教非法也是无效的,因为1988年的主教祝圣符合极其危急的特殊情况下而拥有的特权。勒费弗总主教是为了成全那些热爱传统忠于信仰的司铎才这么做,而这些司铎正是圣教会复兴的希望。如没有他们当初的抵抗,教廷必会在错误的路上走的更远。由于圣庇护十世会也承认梵二后的教宗合法而非宗座缺出论者,因此它不是裂教,而是真教会的一部分。而对于宗座缺出论,我暂时不能理解其理论是否正确,但我认为他们的形式对于传统的全面复兴并没有什么帮助,过于封闭和消极。同时我反对由费莱主教所主导的妥协行动,这对兄弟会造成了十分不利的影响,不应该与非正常状态中的教廷达成协议,换取毫无意义的所谓合法地位,因此我完全支持威廉姆森主教所在的天主教抵抗运动,费莱主教在担任总会长时期对他的驱逐是错误的。如果以后教廷还有希望由传统者掌权,并且清理掉那些自由派异端分子后,兄弟会才可以恢复与教廷的共融关系。在还可以挽回的时候,恢复教会往日的美丽与光荣。对于与教宗共融的如圣伯多禄司铎会(FSSP)、基督君王司铎会(ICKSP)等传统主义团体,虽然承认其对教会传统的恢复拥有一定作用,但个人对其前景并不看好,因为当今教廷的主体仍然被自由派掌握权力,且越发严重,传统派者被排挤是事实。这些团体只能被用来作为对付圣庇护十世会司铎的工具而已,其拥护的特伦多弥撒也永远不可能全面恢复,只要那些自由派仍然掌权,就不会允许其对教廷高层指指点点,更没有可能获得多大的权力,这些体制内的传统主义团体就只能是一个个教会旧礼博物馆的陈列品而已,被利用完以后就会丢弃。而相反圣庇护十世会则可以不受教廷自由派高层的约束,在世界各地广开修院,培养圣召,贡献一批又一批信仰纯正,高素质的司铎。
关于神圣的礼仪:教廷应当恢复传统的特伦多弥撒为主要形式,而非什么现在的罗马礼特殊形式,作为几百年来一直沿用的神圣礼仪,其优美与庄严是无可挑剔的。虽然一部分新礼弥撒可能有效,但是与旧礼相比是简化了的,并且它允许各种几乎亵渎圣事的流弊在其中,有极大的缺陷,如果会做旧礼而不用就是对圣体的轻视,而不会做的司铎也应该学习掌握,教廷正确的做法是应把新礼弥撒完全废除,恢复梵二前统一的脱利腾拉丁弥撒。也要恢复拉丁语的最高地位,它是作为教会统一的标记之一,也无疑是人类所有语言里面最为优美,能够突显神圣感的语言,所有神职人员都应该掌握,尤其是用于恢复传统弥撒。司铎日常的仪容要庄严体面,应恢复各种传统的礼仪服饰,以及修会的独特服饰。教友也应当虔诚恭敬,而不可在弥撒时唱唱跳跳,举止轻浮。在弥撒中女性教友应当佩戴头纱/巾。应跪下口领圣体。应在圣堂建筑中体现神圣之美,并按照传统的结构设计,不得追求新奇采用现代主义设计风格,或简化某些部分,尤其是祭台部分。礼仪音乐应只限于额我略圣咏以及管风琴等传统规定的乐器,应当禁止世俗的音乐形式使用即便是在新礼弥撒中。总之,要全面恢复梵二前教会传统的礼仪。
关于政教之关系:教会应争取在社会中的影响力,要恢复起圣职者内部从上到下结构清晰各司其职的教阶制度,并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而非边缘化的宗教团体。应为了教会利益而干预世俗领域,指导人类精神层面的每一部分,归化异教徒,成为人类社会中秩序的维护者。应恢复政教合一的教宗国,不该承认梵蒂冈城国的领土。应当帮助那些被世俗主义者非法颠覆的天主教君主制国家恢复原先的政府。然后恢复天主教的国教地位,应合理采用政教分离,双方应为一种合作而非对立的关系,要为了践行天主的旨意而各有分工,因为教会拥有圣化全世界受造物的使命,即便凯撒也是天主的受造物,它的权力在最高层面应受限于教会。政权应当为教会所维护的信仰而服务,教会亦应当领导对抗任何邪恶的政权,赋予君主其统治的合法性,维护基督的王国。对于现代民主的民族国家,承认其中有些对于教会是相对于反教会的世俗主义政府是更为有利的,比如波兰等国。但更应当努力恢复中世纪欧洲时期,教会与天主教君主相合作的封建制度。君主在信仰层面应绝对服从教宗,受其监督令言行以符合教规。应维持信仰的统一,反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天主教国家内不能逼迫境内的教外者改信,也不能允许其假意改信,其中的原异教徒当移居境外,也不能接受异教徒移民。除了世俗政权的协助,教会自身也应拥有武装自卫的能力,如建立骑士团以避免受制于王权。如果有某些异教徒国家主动攻击侵占天主教国家领地的威胁,则为了避免后患,应主动出击将之消灭殆尽。
关于归化异教徒:相信教会之外无救恩,反对合一运动。对于东正教徒与新教徒,承认其拥有社会正面作用,其中拥有良善的作为及人品者值得称赞,但其正确的方向应当是回归唯一的至圣及完美的公教会。对于异教徒,虽然不乏良善者,但其宗教信条均为谬误,应皈依真信仰。对于无神论者及中立者/不可知论,他们如同黑夜里漫无目的的游荡者,活的愚蠢。对于反对天主教会的裂教者、异教徒以及敌基督者,除非真心悔改获得天主的宽恕,否则在末日审判之时只会与堕落天使一同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享受永罚。支持对异教徒和无信仰者传布福音,以尽量让更多的灵魂认识真理。但相比投入大量精力对外传教,个人更为支持通过保守的自然繁衍的方式传承信仰,注重家庭信仰的培养。在异教徒国家中的新皈依者,如其所属政权有歧视公教徒的政策,最好的方式是移民到天主教国家,不同信仰者也没有必要“和谐相处”。
关于中国的教会:反对过多的本地化,特别是当今共产党所主导的中国化,祭祖什么的旧习俗完全可以抛弃了,只有过去那种中西合璧的风格可以应用在圣堂建筑上,礼仪服饰也只可有本土风格的纹饰,除了传统的拉丁文,中文经文应尽量使用文言版。反对中国大陆的天主教爱国会和其主教团,是为由世俗政权所操纵的受绝罚的裂教组织,其本质及目的都是与圣教会相敌对的。反对梵蒂冈与大陆政府建交,实为对忠贞教会的背叛。保持信仰的纯正要远远比传教重要,不能本末倒置,为了所谓的传福音就向罪恶妥协,就算被恶档打压的还只剩几个不屈服的教友,那也是真正的教会,殉道者的血就是教会的种子。
忠贞教会的出路:虽然誓死效忠罗马教宗的英勇信德本无可指摘,但是因为梵二后的教廷常由倾向左翼的自由派掌权,其自身立场并不反对赤色政权,甚至有所暧昧,因此不服从赤色政权的忠贞教会必然会成为他们的历史包袱,而这所谓英勇的信德也会变为愚忠。这就需要明白是什么让忠信变得愚蠢?忠贞教会之所以在80年代获得了梵二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大力支持,只因为这位教宗属于特例,因为他并不是真正的传统者,如其鼓动宗教信仰自由,搞亚西西宗教大会,打击圣庇护十世会等行为,但因其出身于波兰,借着这个背景而对赤色政权的国家教会反感而已。而在90年代中期教宗开始认可及宽免爱国会主教的时候,教廷的真正意图才表现出来,并且那时候年老体衰的教宗并不能完全掌权,而实际上被一批绥靖派教廷高层影响,也恰逢中国独立自办教会的爱国会先锋官宗怀德去世,自然会开始鼓动推行合一的政策,忠贞教会只是作为一个筹码来用。后来继任的保守派教宗本笃十六世同样延续了这一政策,立马取消了特权,虽然大陆的政治环境与过去相比并无实质改变,教会仍然在受着压迫,继续有人为信仰殉道。做了八年的位子后他被现任教宗方济各取代,教廷开始被一个真正的梵二现代派执掌大权。现在一旦中梵达成那种不平等的协议,并且中梵建交,忠贞教会必然都要按照教宗的意思服从赤色政权,实现他们的所谓合一政策,而忠贞教会就成为了双非法,所有努力坚持和牺牲都将变得毫无意义。但这又都是必然要发生的,抱有任何幻想的行为只是天真。拒绝接受协议身陷两难中的忠贞教友,首先要明白这是个特殊的时代,原先效忠的那个并不是正常的教会,然后认清问题本质,明白祸根在哪,那就是文革前的梵二改革,它让一群自由派反贼上位,他们致力于摧毁圣教会的千年传统,出卖基督,与世俗和邪恶妥协,以求在这个满是罪恶的末世苟且偷生。因此正确的做法是完全抛弃自由派搞得那些梵二改革,恢复梵二前传统的教会训导和礼仪,延续那时候教会的一贯立场,与邪恶战斗。否则一方面对抗赤色政权,一方面又施行梵二自由化改革的做法就是自我矛盾的。也不该继续服从当今教宗的背叛政策,虽然这也会导致此前的努力白费,但服从他同样会是白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但相比现在善变的及走在错误道路上的教宗,千年的传统更为重要,是更值得传承的。如果忠于传统,就算没有合法地位,仍然可以作为纯正的天主教徒,传承千年的古老信仰,无愧于良心,并且永远不会被他人出卖,作为那种交换利益的棋子来任由摆布。残存的忠贞教友及主教司铎们,只有坚持这唯一出路,真教会才能继续传承。
支持董关华主教那样拒绝服从教廷错误的强硬派忠贞教会领袖,但仅仅拒绝服从是不够的,还要认识到另一个更大的层面,就是梵二以来教廷的异端本质,才是更深一层反对的理由,因此在认识到问题根本以后就应该恢复被现代主义教廷所扭曲和抛弃的教会传统,特别是明显的礼仪方面。此外,我提议明白梵二危机的地下教会司铎们应该建立一个类似于圣庇护十世会的独立教团,但是没必要冠之以中国之名,根据各自传统不同地区建立各自独立的团体就行,因中国本身就是个邪恶的产物,恢复传统的本地教会也应该支持本地脱离于中国奴役的各民族独立运动,并且成为积极推动者,因为这是正义的。

政治立场:

保守主义,中间偏右翼,卡洛斯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者。
详情:自己理想中的社会制度为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即自日耳曼人皈依基督到法国兴起绝对君主制之间的一千年。在此期间,教会首先是统一的,它完成了基督化欧洲的使命,并在其配合之下基督徒们成功驱逐了异教徒的入侵,教会是整个欧洲的灵魂,人们从生到死都是活在信仰之中。世俗政体为君主与贵族共治,与教会相配合,形成一个秩序井然的社会。
当代欧洲文明无疑是在走向衰落濒临灭亡,其唯一出路就是逐步恢复中世纪的制度,欧洲现有的君主制或君主立宪制国家应该进一步确立传统基督信仰的国教地位,启蒙运动之后兴起的反教会的那些民族国家或世俗国家应当悔罪,并恢复君主制与传统的贵族阶层,支持卡洛斯主义的天主教君主制;誓反教国家也应当全部改宗,统一在天主教会之下;应废弃现代白左的福利政策,应抵制穆斯林等异教徒移民。对于伊斯兰专制国家与东方专制国家,除非威胁自身,否则没有必要干预,如干预则要先发制人,彻底消灭威胁。当代欧美国家的首要任务是恢复教会影响力,清除左派与世俗势力。
仅支持属于基督信仰的民族主义。反对中共的伪爱国主义,国家主义,以及神话了国家机器的法西斯主义,神话了特定种族的纳粹主义。反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等一切左翼政治运动。
中国历史上的西周与春秋诸侯国时期采用的分封制最好,暴秦大一统之后的华夏文明便衰落了,此后直到北洋政府时期才获得近代最为自由的时期,拥有短暂复兴的机会。反对主张大一统与伪民族主义的国民党政府。教会与共匪势不两立,共匪对大陆的专制统治必须终结,文明的复兴才有希望。认为大陆自由派的各类民主运动并没有用,中国社会的希望首先在于基督化,尤其是天主教信仰对社会正义秩序的塑造,那之后的邪恶与愚昧才会丧失统治的能力。反对大一统帝国主义,支持解体论,中国应该形成近代欧洲的局面,发明民族,各国独立。
对于我的家乡,就可以恢复历史上的燕国,将所谓的河北或京津冀三地正名为幽燕,并将北京官话正名为燕语,只有中原官话才是汉语,燕、满、冀、齐四语可以组成单独的一个语族,并且燕人本来就有自己独立的国家,是被中国人入侵而灭亡的,经过长期汉化和帝国官方洗脑燕人后裔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民族,因此燕人是一个独立的民族,并不是汉族的一部分,应该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拒绝邪恶中国人的殖民统治。新的燕国可以燕山地区以及与中原地带黄河两岸相独立的海河水系为国家领土的主体。燕人拥有独立于中原大一统帝国统治的悠久传统,比如三千年前的的姬姓燕国,五胡十六国时期的鲜卑诸燕、中唐之后的河北三镇割据、辽属燕云十六州,一直到明朝才再次被汉人的帝国中央统一,如果天主教信仰未来大规模传播开来,则可以天主教为国教,政体则可采用联邦君主制,并利用地理位置与日韩、满洲,以及同样可能建立天主教国家的晋国与齐国结为地区性的同盟,共同抵御南支那大一统主义者再次北伐。详情参见本站《幽燕民族主义总论》一文。
支持历史上的殖民主义,对野蛮落后地区人类的文明化,尤其是传教士所起的主导作用,中国的文明化之所以停滞不前便是丧失了被欧美殖民地化的机会。虽然某些殖民者的行为是不符合教义的,但其主体上是对未认识公教信仰的人类各族从蒙昧状态中带入了文明,在混乱的社会中促成了秩序。反对种族主义,而应以个体性差异来区分,但不同的种族文明程度存在明显差异,以及外貌体质上欧美人种都要比有色人种更好,有色人种必须谦虚地学习白人高度发展的文明。
战争有其正面作用,可以更新一个民族的血液,并明确势力边界(长痛不如短痛)。对于战争之外的刑罚上应以剥夺人身自由为主,支持死刑。反对平权运动与绝对民主制度,不赞成现代意义上的人权观,因为人类是受造物,应该被天主的仆人教会所监护。

2018.04在PolitiScale上的测试结果为:家庭·生态·祖国 & 君主主义·传教士 (详情点此


社会主张:

总体上说是传统和保守主义者。
厌恶当代整个社会文化,也就是工业文明。最喜欢中世纪欧洲,以及大航海的殖民时代。
支持民族的多元文化,反对大一统全球化,但不能以保留传统文化为借口拒绝文明的进步以及对真信仰的皈依,宗教信仰不会与传统文化相冲突,宗教才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反对一般的外貌歧视,但通常来说相由心生也是对的,外貌丑陋的人内心大多也是扭曲的。外在美丽整洁的人让人看起来心情愉悦,应尽量保持,但觉得如无其他需要则保持本来的外貌最好,不需要整形和过分化妆。
人口不应该像大城市那样密集聚居,应有适当密度,村镇是最好不过的了,反对政府干预引导生育的政策。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等非传统婚姻形式。反对色情产业,反对物欲主义等各种引诱灵魂堕落的事物。
认为应尊重原创作者的作品所有权,但反对商业化、过分注重版权,而限制了文化作品和思想的传播。互联网应该拥有自由,不应该存在GFW之类的那些玩意。
并非完全的环保主义者,但显然为了尊重天主的受造物以及为了美感和生活的舒适,应当保持环境生态的和谐,人类不能改造干预太多,当有节制,尤其是追求工业化的愚昧,应避免机械及化学制品对人类自身力量和适应性的剥夺,天然的东西最好。
相信存在外星人和地外文明,也有比地球人类在科技或社会组织更为高等的地外文明,相信人类历史中与其有过接触的可能,但不觉得目前存在有明显的证据以支持。反对某些神化外星人的宣传,即便存在,他们也是在天主律法的制约之下,也应该归信耶稣基督。支持发展太空技术,以推动人类文明扩展到宇宙文明,带来新的大航海殖民时代。


个人性格:

一般来说实际接触时待人比较温和,但是凡事不够主动,不爱打扰别人,比较自律、保守,也很注意个人隐私,特别是公共场所。有些道德洁癖,嫉恶如仇,是非分明,很容易看出别人和自己的问题,有些时候会直接给对方指出来进行批判。总的来说我是比较诚实的,偶尔会顾及面子问题而撒谎。说话经常被指责声音小,但我也很讨厌别人大声说话,一般缺乏幽默感。通常来说我看事情比较理性,很少情绪化,这也表现在书面上的语言风格,厌恶冗长的方式,如果能够几句话概括要点就不要废话。一旦我被激怒,报复心会极强,很极端和暴力倾向,但如果是在网络上遇到这事,由于无法有肢体接触,就会直接拉黑屏蔽,不会和对方没完没了地互相辱骂。多数时候由于我的记性比较差,不会计较过去的矛盾,随着时间增加容易宽恕对方。做事有时也比较拖拉,追求完美,所以经常有烂尾工程,但有时也会废寝忘食一鼓作气做完某些事。个人生活很简朴,喜欢旧的东西,用过的东西舍不得扔,也不喜欢换新的。
健康:体质正常,但偏瘦弱。童年时有轻微的亚斯伯格综合症,一点强迫症,有些密集恐惧症,偶尔有轻度社交障碍(宅久了以后)。
九型人格:5观察者(2015/04/08)
阵营:NG(2016/10)
MBTI:INTJ(2015/06/12)
星盘:太阳巨蟹第十一宫;月亮白羊第八宫;水星狮子第十二宫;金星狮子第十二宫;火星金牛第九宫;木星处女第一宫;土星水瓶第六宫;天王摩羯第五宫;海王摩羯第五宫;冥王天蝎第三宫;莉莉丝水瓶第六宫;凯龙狮子第十二宫;上升处女;下降双鱼;天顶金牛;天底天蝎;北交射手第四宫;南交双子第十宫。


人际关系:

目前单身,直男,个人奉行独身主义。支持一夫一妻制,对性的态度比较保守,反对婚前性行为,以及各种相关不道德行为。反对大男子主义和女权主义。反对并厌恶同性恋及同性婚姻,那绝非正常,乃为出于私欲的邪恶。
朋友比较广,但深交不多,大多数时候是独来独往,厌恶世俗中寻求物质利益的那种虚假友谊。重义气,寻求精神层面的同盟,热衷于各种兄弟会或修会。
讨厌大多数小学时的同学、和初中时的少数同学关系比较和平,讨厌高一到高二时的大多数同学,和高三艺术特长生的同学大都关系较好,讨厌大一时大多数的同学。
家庭关系比较和睦。


生活习惯:

喜欢数字:3、4、5、7、9、12、13、22、33,奇数为主。
喜欢颜色:白色、黑色、金色、藏红色、紫色、褐色、栗色、橙色、橄榄绿、天蓝色、靛色、银色,总体偏暖低明度色系。
喜欢月份:9月下旬至第二年5月上旬,最喜欢11月的深秋。
喜欢气候:清凉、干燥、晴朗、天空有比较多的云、微风、高能见度。很讨厌夏天的烈日、闷热天气,以及连阴雨。不喜欢热带以及北纬35度以南的东亚,最喜欢温带海洋性气候与高山气候。
居住习惯:喜欢田园乡居,温带或亚热带混交林中的独立小木屋,或传统的带小院的砖瓦房,周围亦有开阔草地和池塘、小河、山谷,植被茂密,物种丰富,可以打猎和自耕,能够自给自足。不喜欢密集的居民区,周围的邻居起码要50米外。非常讨厌都市中的钢筋水泥筒子楼,也讨厌现代农村的一些粗糙设计的房屋。有时候也很喜欢游牧式生活。
厨艺:会做一般的菜、还会炒饼、炒饭、煮面等,味道总体还不错。
饮食偏好:总体来说与欧美人接近,清淡口味。喜欢甜食、酸味,只能接受微辣(绿尖椒可以),不喜欢盐多,不太喜欢腌制食物。吃姜、花椒会呕吐,葱蒜没问题,喜欢香菜。食用动物一般部位的肉,不太喜欢猪肉,从不吃狗肉猫肉,从不吃动物内脏,不吃动物的血,不吃皮,不吃动物的蹄或爪,不吃头部,不吃生肉。很喜欢蛋类,相较于陆生动物,更喜欢海鲜等水产品。不喜欢过于荤腥油腻的食物。喜欢面食。喜欢吃粽子。喜欢糕点、冷饮、巧克力等。
偶尔饮酒,喜欢啤酒与葡萄酒,不喜欢白酒,酒量还可以。爱喝茶(一般红茶)。爱喝咖啡、果汁等。
蔬菜里面非常喜欢吃番茄,无论生吃还是熟吃,亦或番茄酱。喜欢生吃青椒和胡萝卜。
大多数一般水果都爱吃,相较于热带水果更喜欢温带内陆的水果。
生物偏好:喜欢猫狗,反对虐待、食用犬类猫类。喜欢一切长毛类与甲壳类动物,喜欢鱼类等水生生物,喜欢鸟类,不怕蛇和蜘蛛,不讨厌老鼠,喜欢大多数昆虫,觉得蚊子挺可爱,讨厌苍蝇,对蠕虫极为厌恶,包括各种寄生虫和病菌。喜欢各种树木、灌木、花草、真菌、苔藓等,喜欢纯自然原始状态中的森林,不喜欢经过人工过度修剪的园林。反对转基因改造,反对克隆技术。
娱乐消遣:看电影,听音乐,户外旅行欣赏美景,拿起相机拍照。喜欢栽养绿色植物。从不玩任何电子游戏,不去舞厅,不去KTV,从不吸烟。
现在很少看电视,好多好多年不看动画片了。影视剧喜好参考下文。没有读报纸的习惯,现在不买杂志了,对漫画不感兴趣。讨厌政治和军事题材的节目,讨厌娱乐综艺节目、对体育节目没兴趣,不关心足球或篮球赛事。没有崇拜的偶像,讨厌追星族,尤其对娱乐明星丝毫不感兴趣。
作息:昼伏夜出,晚睡晚起。
其他:讨厌说话带脏字,但生气的时候也会凶巴巴地骂人,不喜欢用网络流行语。不喜欢打电话,讨厌语音消息,面对面交流无障碍,但不如文字表达自如,谈话时希望保持一定距离。不喜欢身体接触,不喜欢他人使用自己的物品,也不喜欢用别人的。不喜欢公众场合吃饭,从不在公共浴池洗澡或游泳。不喜欢穿短裤背心拖鞋,也不喜欢看见别人衣着暴露邋遢不庄重,无论男女。更喜欢秋冬装。更多穿黑色灰色或暖色调如卡其等暗淡颜色衣服,喜欢古朴简约款式,厌恶衣服上有字母印花。


兴趣爱好:

绘画:喜欢油画及水墨山水,风格倾向: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学院派折中主义,唯美主义、象征主义等。
追随的画家:中世纪:安杰利科;文艺复兴:拉斐尔、提香、鲁本斯。尼德兰画派:罗杰尔·范·德·维登。法国古典主义:尼古拉·普桑、克劳德·洛兰、安格尔、雅克-路易·大卫。英国学院派: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埃德蒙·布莱尔·莱顿、弗雷德里克·雷顿、尤金·德·布拉斯。前拉斐尔派: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约翰·柯里尔。哈德逊河画派: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托马斯1科尔。英国浪漫主义:约翰·康斯特勃、威廉·透纳、本杰明·威廉姆·雷德尔。法国浪漫主义:让-巴蒂斯·卡米耶·柯洛、德拉克罗瓦。俄国现实主义:伊万.伊万诺维奇.希施金、伊利亚·列宾。
建筑:热衷于各种教堂建筑与各地传统民居,以及城堡、灯塔、桥梁等建筑。最喜欢哥特式,然后是罗曼式、巴洛克式、新古典主义、拜占庭式、 中式建筑 、中西合璧风格等。喜欢砖木、石料结构的建筑,讨厌钢筋水泥与现代主义风格建筑。
摄影:喜欢风光摄影、纪实摄影、建筑摄影、肖像摄影等,喜欢收集黑白老照片,自己目前使用的相机主要为尼康D3200,平时多拍摄教堂建筑、田园风光、传统民居等题材。(Flickr上的个人作品点此
音乐:最喜欢欣赏教会传统的中世纪额我略圣乐(即格里高利圣咏)、教堂管风琴演奏,及古典音乐、交响乐、歌剧,也喜欢听各国民谣(特别是欧洲中古民谣,比如德国的Die Irrlichter,西班牙语的Trobar De Morte,以及血木的作品)。现代流行音乐也常偶尔也听,语种以英语、粤语、韩语日语为主,现在很少听华语,其中喜欢轻摇滚类,偶尔也听舞曲,不怎么听说唱类,讨厌电音和重金属,不喜欢很多黑人的音乐。喜欢的作曲家:巴赫、莫扎特、舒伯特、瓦格纳、柴可夫斯基、希尔德加德、约翰·塔文纳 等。
影视剧爱好:最喜欢中世纪装饰或故事背景的宗教题材影片,最好有骑士和宏大的战争场面,如天国王朝和伊莎贝尔之类的,然后是外太空冒险类、公路片等,剧情类、惊悚恐怖类的如驱魔类或怪兽异形的也常看。热爱美剧、英剧和西班牙剧,对韩剧日剧不感兴趣。讨厌纯商业片,不喜欢大多数的国产影片。喜欢看贝尔格里尔斯的荒野求生系列。指环王系列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没有之一。喜欢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纪录片、德国GEO发现者系列纪录片、英国BBC纪录片。喜欢的导演:彼得·杰克逊、斯皮尔伯格、梅尔·吉普森 等
书籍:较少读书,不爱读小说及现代文学,爱读散文游记,喜欢诗歌,经常翻看专业类书籍,现在大多数时候则是在维基百科查资料。托尔金是我最喜欢的一位作家,看过他的《魔戒》与《精灵宝钻》。也喜欢比如屠格涅夫、夏多布里昂、梭罗、德富芦花等人的作品。
科学:热爱知识,喜欢研究人类学、人种学、语言学、生物学、地理学、宇宙学等。
运动:喜欢户外运动,如骑行、登山、徒步旅行等,尤其是在野外,包括深入蛮荒中探险,不喜欢室内运动与各种球类运动。尚未尝试过水上运动,不会游泳。喜欢骑马射箭,但还没有玩过。
旅行:喜欢火车旅行,尤其是在风景好的地方坐绿皮车。喜欢骑自行车或徒步的方式旅行。去过的地方:幽燕、关陇、巴蜀、云南、图博、闽越,满洲,火车途径过晋地、中原、荆楚、赣鄱。

Advertisements